切换到宽版
  • 1680阅读
  • 2回复

[百合小说]【泉森】橘色三重奏之明日的铃子(2017.2.20第二次更新,橘色三重奏系列第二篇完结)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学籍: 学园校长

性别: 女生

发帖: 10123『67』帖

天河币: 35 枚

学分制: 601 分

奖学金: 72 元

声望值: 570 点 [邀请]

经验值: 73%

日志数: 662 条 [发表]

粉丝数: 243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6-09-15
— 本帖被 爱之梦美风 从 【侦探歌剧团】 移动到本区(2019-07-18) —
橘色三重奏之明日的铃子


作者:爱之梦美风

橘色
①、绯色的青空(泉德)   1楼
②、明日的铃子(泉森)   2楼




①、绯色的青空(泉德)   2016.9.15
橘色三重奏系列终于发了一篇,整个系列一共有三篇,泉森一篇、泉德一篇、泉佐一篇。
虽然归属于一个系列,但是其实三篇文之间没有任何联系,都是单独的1 VS 1纯爱文,而且都是短篇文,一篇就完结。
所以这帖其实是个泉推的泉CP短篇文楼,除泉以外的另一方CP不固定。
1楼风风要自己留着,以后短篇文多了,留做引导页。(๑•̀ㅂ•́)و✧

橘色三重奏系列写的过程挺离奇曲折,风风明明是从泉森文开始写的?
中途因为意外的灵感转写去了泉佐文,结果没写两天进了医院,在医院差不多住了一个月左右。
住院期间,因为住院区没wifi也没电脑,风风偶尔精神好的时候会手写下泉森文。
但是因为养病中医生和家人不让多费心费脑的关系,也没写多少。
出院后,泉佐文的灵感风风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泉森文刚好也卡住了,但是某段时间又灵感爆发了,最后完结了泉德文。
所以最后的结果风风真是万万没想到啊,后来又用时间修改了下泉德文,今天是中秋节就放出来了。
之后打算接着写泉森文,希望能完成预期目标,不会下一次泉佐文先出了吧?o(>﹏<)o

总之感谢大家的阅读,另祝大家月饼节快乐!~\(≧▽≦)/~


②、明日的铃子(泉森)   2017.2.20
橘色三重奏系列第二篇完结,这篇是泉森文。
虽然和前面的泉德文是一个系列的文,但是相互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哦,各自的世界可以说是平行而独立的吧。
这篇和上篇都是单独的1 VS 1纯爱短篇文,并且已经完结了,所以应该没有后续了,大概……_(:зゝ∠)_
目前写的两篇都是治愈甜文呢,下次想试着写写能够治郁人心的文呢。(⊙ ‿ ⊙)✧
不过不用担心的是,橘色三重奏系列将是甜文系列,因为感觉不能对不起未来小天使呢。
所以橘色三重奏系列最后的一篇泉佐文也将是治愈文,不会治郁大家的哦,虽然我挺想治郁一下的……(*/ω\*)
下面的注解不定期会增加,主要用来介绍一下关于橘田泉,いず様的相关小知识。
我主要是希望更多人可以更全面的认识いず様,喜欢她,这样我就足够满足了。o(* ̄▽ ̄*)o

再次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你好好的重新阅读了本楼的话,我就在这里偷偷告诉你:
泉森文完结的结尾有反白小彩蛋哦,果然写完治愈文,还是想要写一下治郁文啊……(≖◡≖)




注解①:

泉=橘田泉,橘田 いずみ,昵称いず様、饺子姬,爱好为百合、饺子研究、饺子制作,特技是卡牌游戏。
日本东京都出身的女性声优,所属事务所BUSHIROAD MEDIA。
同时也是一名出色的饺子评论家,超爱吃饺子,还出版了两本饺子书《橘田いずみのザ・餃子》、《本日も餃子日和。》。
与三森铃子、佐佐木未来、德井青空同属于声优团体“Milky Holmes”,也作“ミルキィホームズ”。
代表作:《侦探歌剧:少女福尔摩斯》柯蒂妮娅·格拉卡、《我不受欢迎,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黑木智子。
由于泉姐姐担当主役的作品较少,因此并没有广为人知,但是风风我真的好喜欢她……o(TヘTo)

注解②:
这里介绍三本橘田泉自己写的,和她参与过编写的书籍。
三本我都已经入手了哦,最下面的一本我还订了中日版本各一本,献上支援金,不过还没发货就是了……OrL
不过第三本我觉得好多人都已经入手或者和我一样等着收货了就是了……(~ ̄▽ ̄)~

《橘田いずみのザ・餃子》
作者:橘田泉
内容介绍:
「こんなに詳しい人は初めて!!」――餃子関係者にそう言わしめた著者が、愛するお店を厳選して紹介。
推定30,000個以上は食べてきた中で編み出された独自の「おうち餃子レシピ」も公開しちゃいます!

《本日も餃子日和。》
作者:橘田泉
内容介绍:
“声優界一の餃子女子"餃子をこよなく愛する橘田いずみさんによる、「365日、毎日食べても飽きない、やさしくて、とびきりおいしい餃子レシピ」の本です。
野菜、海鮮に乾物も。具材のうまみをぎゅっと引き出して、ジューシーに閉じ込めておけるヒミツ――包むのは「基本の肉餡」+「ひとつの具材」だけ!!
この基本の肉餡さえマスターすれば、誰でもおいしい餃子を作れるんです。
餃子レシピのみならず、皮の作り方や包み方、タレ、失敗知らずの調理の仕方、保存方法など、餃子作りの基本テクニックも収録。さらに著者自ら餃子愛を語ったコラムも。
老若男女問わず、「おいしい!」「こんな餃子があったのか!!」と美味しく楽しんでもらえること間違いナシの一冊です。

《ガレット創刊号》
执笔者:
橘田泉+百乃モト/寄田みゆき/袴田めら/竹宮ジン/やとさきはる/浜野りんご
明日部結衣/天野しゅにんた/宇野ジニア/大朋めがね/菅田うり/四ツ原フリコ/高橋みのり/数佳/陽/pen

内容介绍:
2017年2月創刊「百合コミック誌ガレット」マンガ、イラスト、写真など様々なジャンルの百合を集めた自主制作百合コミック誌です。

学籍: 学园校长

性别: 女生

发帖: 10123『67』帖

天河币: 35 枚

学分制: 601 分

奖学金: 72 元

声望值: 570 点 [邀请]

经验值: 73%

日志数: 662 条 [发表]

粉丝数: 243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6-09-15
橘色三重奏之绯色的青空


作者:爱之梦美风

  今天的德井青空和平时有所不同。

  橘田泉敏锐的察觉到——
  对方的视线老是在自己膈下和腹腔上部之间——俗称“胃”的部位晃来晃去。
  频率之高,让人觉得非常的刺眼。

  “怎、怎么了,sora酱?”
  “呐,izu酱……”

  然而现在是两人单独在出外景,即使想要喊“Help”也不知道要为什么而喊。
  素来自由率性的橘田泉感觉胃都要被对方热得发烫的眼光看痛了,连尴尬症都要犯了。

  喂喂~~那边的Staff!
  不要光忙着清场整理道具呀!!
  快点给我注意到这里的气氛不对头啊!!!

  正当橘田泉内心疯狂吐槽,为了减轻因为对方意义不明视线而不断攀升的压力,纠结着转过身去的这个瞬间。
  德井青空突然从背后环抱过来,将手放到了橘田泉的胃部,上下抚摸起来。
  震的橘田泉一脸惊慌失措的回过头去,就看见这个正做着相当糟糕事情的人,却表情严肃,一脸正经。

  “那、那个!德井小姐?
  ……您这是在做什么?”

  吓得橘田泉连对对方的称呼都变了,语句中都不由得带上了敬语。

  “唉?一看就明白的吧……”

  德井青空闻言抬起脸来,一脸无辜又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橘田泉。
  手却完全没有放下来的意思,越摸越带劲的同时,还下意识的使劲捏了一把橘田泉的胃。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ora、sora酱!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完全不明白啊!
  ……玩笑?!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是这么回事吗?!
  德井老师~~
  我真的不能理解这么奇怪的新式玩笑啊!
  还是说……
  我有哪里得罪了你……
  你接下来打算往我这里狠狠揍一拳……
  所以现在在找准位置……?”

  橘田泉脱口而出的种种臆测,成功打断了对方糟糕行为的读条进行。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改变不了橘田泉现在尴尬的处境。
  德井青空一动不动的盯着她使劲看,最关键是她面无表情的样子——
  又让两人陷入了迷之沉默的绝境中……

  盯——
  “才不是!!!”

  还没等橘田泉感叹完“原来平时爱笑的人一不笑是这么的可怕”这件事,又发生了超乎其想象的事态——
  德井青空似乎是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狠狠的给橘田泉的胃部来了一记猛击!

  “噗——”
  橘田泉的胃顿时一阵绞痛,她痛苦的向后倒下,眼前一黑的就昏了过去。
  “……你这不是揍了吗!”
  ——这是她昏过去之前,内心最后的呐喊。



  “呃~~对不起啦……
  那个,你看……
  不是有这么一说吗……
  ‘……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她的胃’什么的……”

  “抓住……胃?
  总觉得你的想法实在是太糟糕了……
  我完全不明白你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啊呜?”

  迷迷糊糊的意识慢慢恢复过来,橘田泉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拼命想解释什么的德井青空。
  在橘田泉近乎控诉的眼光注视下,德井青空脸涨的通红,但还是没有低头,露出了像小动物一般小心翼翼湿润的眼神。
  让橘田泉在感叹“啊~~青空变成绯色的了!”的同时,心口没来由的微微发热起来。

  又要心软了……
  自己对待女孩子的立场真是不够坚定啊……
  橘田泉在心里叹了口气,想要伸手摸摸现在这位像小动物一样可爱,面色绯红少女的头,就这样子将此事轻轻放过……

  德井青空却似乎下定了决心,快速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保温盒,打开来一看,里面顺溜的放着两排看起来相当美味的饺子。
  德井青空用叉子叉起一个饺子就往橘田泉的嘴里塞去,愣是没让橘田泉的手顺利伸过来。

  “啊呜?这个好好吃耶!”

  “合你的胃口吗?太好了!
  虽说这算不上对刚才那件事的赔礼……
  我试着用羊肉肉丁代替肉沫做的饺子!”

  橘田泉有些吃惊的看着德井青空,还不忘往嘴巴里面塞着饺子。
  只要是关于饺子的事情,这位饺子姬总有着不灭的热情和说不完的话题。

  “唉——
  原来还有这种做法啊!
  确实呢,比起肉沫,肉丁更能锁住羊肉的鲜味,而且还让饺子变得更有嚼劲了!
  恩恩——
  这味道,sora酱你这饺子里面还加了蜂蜜么?
  我一直都以为sora酱比较擅长做西点呢,没想到连饺子料理都做的这么好吃呢~~”

  恩~~?
  等等,抓住胃……
  刚才那个该不会是……

  “德井小姐?我有一个冒昧的问题想要请您回答一下……”

  橘田泉突然抬起头来,感觉自己像是忽视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猛的站了起来,将双手强撑到桌子上面,假装镇定的酝酿着措辞。

  “唉?什么问题?”

  “……你刚才不是在摸我的肚子来着吗?
  难道说那个就是‘抓住我的胃’的意思吗?
  虽然是物理上的——恩~~?是这个意思吗?”

  “唔……恩!就是那样啊。”

  真的是这个意思啊!
  橘田泉被对方毫无掩饰的直白回答噎住了。
  她有些狐疑的看着德井青空若无其事的拿起了放在旁边的矿泉水,一脸淡定拧开瓶盖开始补充水分的样子。
  有些明白的事情又变得模糊起来。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好像可能差点就要自作多情了。
  这真是太尴尬了。

  哈啊——

  橘田泉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对德井青空进行一番基本的常识教育。
  再怎么宅,也不能让大亲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啊。

  “听好了,sora酱!
  所谓抓住别人的胃呢,通常意义上来说……
  指的是为喜、喜欢的人……
  每天都做美味的料理……
  ……给对方这件事哦?”

  噫~~
  啊咧?

  ………………………………………………
  “izu酱,我今天做了咖喱饭,能帮我试下味道吗?”
  ………………………………………………
  “izu酱,我今天玉子烧做多了,分你一半!”
  ………………………………………………
  “izu酱,我今天烤了小饼干哟~~♡”
  ………………………………………………

  等等……
  最近自己吃sora酱做的各种料理的记忆好像不要太多——
  少女的体重好像都有些增加了耶!
  难不成——
  我?
  该不会……
  已经被sora酱抓住胃了!

  好像明悟了不得了的事情,橘田泉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时间汗如雨下,汗流浃背的深刻反思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难难难道sora酱有喜欢的对象!
  那个喜欢的对象难道就是我!
  好纠结啊……
  不不不!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恋爱小说才会发生的事情呢!

  这肯定绝对是我误会了啊!
  橘、橘田泉你真是个无时无刻百合脑的家伙啊!
  挚友和恋人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啊——
  完全搞不懂了啊!

  “izu酱?izu酱——!”

  “唉、唉?
  sora酱你……
  难道……
  ……喜、喜欢我的胃吗?”

  心口热的厉害,被对方呼喊声惊醒的橘田泉精神恍惚的看着德井青空担心的脸,勉强笑着,看起来有点傻呆呆的,嘴里却说着破碎到不成句子的话语。

  “什、什么?”

  “呀!!!”

  德井青空像有些被吓到的样子看着自己,橘田泉顿时发现了自己的口不择言,心口的热度速度由脸部一直扩散到耳根。

  “不、不是这样的!
  sora酱!!
  让我重新问一遍!!!”

  不、不对!
  说错了啊啊啊!!!
  橘田泉的脑海中顿时有如滚烫的沸水,一群尖叫着“啊啊啊”的饺子哗啦啦的排队跳入水中,迅速翻滚着被煮熟。

  “sora酱是喜欢我吗?!
  所以才想要抓住我的胃吗!”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完、完蛋了……
  一时冲动就脱口而出了啊啊啊!!!
  要被sora酱讨厌了吗?
  对了!
  干脆去自沉东京湾吧……
  就这样死了算了……

  话一说出口,橘田泉顿时就后悔到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回是那群尖叫着“啊啊啊”的饺子是各种花式跳水乱糟糟的进入沸水中了,一边跳还一边举着“笨蛋笨蛋”的牌子斜眼围观着自己。
  早知道就该闭上嘴安静的做个优秀的饺子评论家,没事脑补这样那样的百合恋爱场景作什么死啊!

  “……是啊。”

  !!!

  德井青空的声音逐渐提高了起来,因为努力和振奋微微涨红的脸,不由得让橘田泉产生了“好想就这样子一直听她说下去”的幻觉。

  “是这样的啊!
  该怎么做才能让izu酱喜欢上我呢?
  不仅仅是大亲友之间的那种喜欢……
  就在我这样子烦恼的时候……
  无意间听到有人说‘要抓住心上人的心,得先从胃下手’……
  但从现实上来说,我实在有些半懂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sora、sora酱,我……”

  “多亏了izu酱这么郑重其事的跟我解释呢,我总算是明白了!
  然后呢,我还有听说——
  抓住了心上人的胃了以后……
  还要说这么一句约定成俗的话……”

  被德井青空惊人气势逼近的橘田泉脚步跄踉的往后面退了几步,就被德井青空有力的抓住了直往后缩的肩膀,因为两人身高差的缘故,这场景显得有些滑稽,但是橘田泉现在实在是笑不出来。

  “izu酱!
  请让我每天早上都为你做饺子汤吧!”

  ?!!

  “咦呀——
  等、等等!
  sora酱你真的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德井青空的话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橘田泉呜咽着发出悲鸣,使劲的用双手抱起了头来,心跳加快到让她都来不及调整呼吸,有些怯意的眯起了眼睛,眼前一片昏昏沉沉。

  “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笨蛋~~izu酱!!
  你难道以为我会用这种严肃的事情开玩笑吗!!!”

  德井青空有些焦躁的看着逃避现实的橘田泉,原本放在对方肩膀上压制对方逃跑的双手,用力的抓起了橘田泉的上衣衣领,话虽然说的自信满满,脸上却也是一片绯红的不成样子。

  “你你你可能觉得我看上去挺冷静的,
  其其其实我也是害羞的要死好吗!
  居居居然让世界第一的空丸说出这种话,
  你可要好好负上责任啊!”

  橘田泉满腹迷茫的抬起头来,注视着眼前满脸绯色的徳井青空,看着对方紧张的直打哆嗦,拽着自己上衣衣领的双手越来越大力,还有那拼命压制自己身体颤栗的样子,简直可爱到不可思议。
  sora酱,真是温柔又勇敢,总之非常的可爱。
  饺子料理的烹饪虽然还是我更在行,但是sora酱做的也相当不错了,性格好胜,却又稳重可靠,会照顾人,女人味完全不逊于我,全部全部都那么可爱,一切一切都令人着迷。
  如此优秀的少女这样喜欢着我,心里那是不可能不感到高兴的。

  这样子考虑着sora酱的事情,自然而然的慢慢产生出了些许想法,胸口也有些温柔的暖意浮动着,有什么想法就马上付诸行动,这是橘田泉一贯的行动方式。
  既然下定了决心,两人四目交缠间,橘田泉黑色的眼眸中,逐渐染上了爱怜的神色,虽然还是感到有些害羞,但是对于这么重要的事情,橘田泉还是努力的表达着自己的心意:
  “sora、sora酱……
  我、我啊……
  就连胃以外的部分……
  也全都被sora酱抓住了哦……”

  扑通、扑通。
  明明觉得此时此刻应该非常的幸福。
  胸口却还残留着不能完全确信的痛楚。
  “橘橘橘田、橘田小姐?刚刚刚才那句话能再说一遍吗?”

  “不要!”
  这么羞耻的话,才不想说第二遍呢。

  “哈?!”
  对方毫不犹豫的拒绝不禁让德井青空心中一紧,惴惴不安的想要靠近对方,又害怕被拒绝,可是明明,刚刚的告白不是应该成功了吗?
  难道是后悔了?这反悔的速度也太快了吧,这可绝对不行!

  啊,视线交汇了。
  不由得吃了一惊,带着朦胧水雾的黑色眼眸,无意识的把玩着自己秀丽的长发,一直率性而为的橘田泉破天荒露出了难为情的害羞表情,泄露出了纯情的少女心思。
  不安的阴霾一瞬间消散了,难以抑制的爱意满溢出来,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呢?可爱到让人觉得各种喜欢和幸福的不得了。橘田泉果然是太狡猾了,狡猾的可爱,但是呢,从现在开始,我可不能让她再这么狡猾的模棱两可下去了。
  “不是说过了你必须好好负上责任来吗?!
  再说一遍!
  来吧再说一遍!
  好啦再说一遍!
  说吧!说啊!”

  “呜唉唉唉唉唉~~!!!”
  被突然激动起来的德井青空拉着衣服领子前后摇晃着,对方释放出来的强烈压迫感顿时让橘田泉在这份痛苦中皱起了脸,却因为难以明喻的羞耻感像小孩子一般抗拒着再次表露真心。
  “不要!
  我才不要说第二遍!
  死了!要死了!
  sora酱!sora酱!
  脖子!你掐到我的脖子了!”

  “……”
  “……”

  为了说还是不说第二遍的问题,两人又纠结纠缠了许久,一直到德井青空体力不支,气喘吁吁的松开了橘田泉惨遭蹂躏的衣领,橘田泉也已累的不行,身心俱疲,心底却暗自送了口气,终于把这羞耻的一幕略过去了,却看到德井青空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气的,涨红着脸恨恨说道:“izu酱你个死心眼!人家再也不给你做饺子了!”

  “噫?不要啊!
  要是sora酱不给我做饺子的话……
  我会饺子能量不足饿死街头的——!”

  橘田泉震惊的看着德井青空一副悻悻然,似乎当真打算如此的羞恼模样,有些心虚的忐忑不安着。
  看着对方本来满满期待着的目光慢慢变得无奈失望的样子,橘田泉又觉得心脏砰砰乱跳的有些失神,突然感到懊恼和后悔混合起来那份令人焦虑的苦闷。
  虽然还是觉得非常的害羞,但是橘田泉突然产生了压倒这份羞涩感的勇气,这大概就是因为爱吧,不想看到喜欢的sora酱失落的、不开心的样子。

  于是橘田泉张开了手臂,小心翼翼、视若珍宝的抱住了这世界上最可爱的德井青空,感受着对方被绯色所沾染的那份热烈心意,用近乎吼的方式,说出了她自认为最柔情蜜意的告白——

  “sora酱!sora酱!!饺子十里不如你!!!”

  之后被周围两人不小心无视掉的Staff强势围观,并斜视声讨“快去结婚”又是一段让人心跳加速、羞涩难当的难忘回忆了,不过被自由自在饺子姬感动了的世界第一空丸殿下随后就让对方饺子吃了个爽,也算是可喜可贺、皆大欢喜了吧。

——The End——

学籍: 学园校长

性别: 女生

发帖: 10123『67』帖

天河币: 35 枚

学分制: 601 分

奖学金: 72 元

声望值: 570 点 [邀请]

经验值: 73%

日志数: 662 条 [发表]

粉丝数: 243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7-02-20
橘色三重奏之明日的铃子


作者:爱之梦美风

  橘田泉的声音十分动听。
  温柔一声“su酱”可以喊的柔情似水,令我小鹿乱撞。
  我不想除我之外的任何人听到这个声音。
  嫉妒的心情快要控制不住了。

  哈啊——
  “ki酱要是人鱼公主就好了……”

  啊?
  哇啊啊!
  好害羞啊——
  我刚才说出声了吗?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听到……

  “人鱼公主?
  噗呲……
  su酱突然说出这么充满幻想的词——
  我还真是吓了一跳呢!”

  白皙纤细的食指轻点唇间,抿嘴忍笑的橘田泉一脸春风明媚的玩味笑意,那种既有大姐姐气质的成熟韵味,又带着些许孩子气的狡猾天真,让三森铃子脸上发烧的同时又不禁有些愠怒。

  “这不是那么好笑的事情吧!”

  可恶——
  耳朵好烫。
  心跳的好快。
  这人还笑的那么好看。

  “唉?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可是确实很有趣嘛,总是以现实努力派自居的su酱居然也会讲这么有童话感的话来?”

  橘田泉的语气依旧显得很轻松,因为两人关系亲密的熟悉度,三森铃子甚至可以从这份从容不迫中听到些许撒娇的意味。
  这让三森铃子心软升起宠溺情绪的同时,又不禁有几分无奈的脱力感。
  这人到底有没有年长者的自觉啊?

  “我也是有少女心的啊,ki酱这笨蛋……”

  不满的喃喃自语很快就消散在微风里,在三森铃子的面前,橘田泉撩起耳边因风飘落的秀发,忧伤无奈的对自己笑着,仿佛是一场温柔却虚幻到无可挽留的梦。

  “不过——
  这样的话,我最终会因为爱情化为泡沫消失掉吧?
  ……这样就不能再和su酱说话了呢。”



  从橘田泉那收到了一束花。
  蓝色的风铃草,花语是“嫉妒”。

  “……之后,从ki酱那收到一束花。”

  叉子叉在沙拉里,迟迟没有叉起任何食物的三森铃子烦恼的不得了,对座的佐佐木未来无语的看着对方戳戳戳,泄愤般蹂躏着桌上的美味沙拉,无从下叉。

  “一束花!那不是很棒吗?”
  在心里暗叹一口气,放弃从对方叉下夺沙拉的尝试,佐佐木未来适时转战旁边的意大利面,漫不经心的卷起一些来放入嘴中,“然后呢,这有什么问题吗?收到花束很好啊!”
  喂喂,收到花还不高兴,这种恩爱秀的我都看不懂了!
  不过这家店的食物真不错,味美量又足,一人份的沙拉和意大利面就够两个人吃饱又不会浪费,下次叫上kitta桑和tokui桑一起来,还可以多尝试几个新菜式……

  “没有……”
  烦闷的嗓音猛然升了起来,三森铃子啪啪啪的用手拍着桌子:
  “没有!没有!!没有!!!”

  “没有理由啊!!!”
  三森铃子突如而来的情绪爆发吓了佐佐木未来一跳,手一抖,餐具差点就要掉到桌下重新换过,她有些迷茫的抬起头来,迟疑着开了口:“理由?”

  “既没到生日……
  也不是什么纪念日……
  我真想不通她送这花的理由!
  而且蓝色风铃草的花语是嫉妒啊?!
  是我做错了什么?
  还是她误会了什么?
  完全没有头绪啊!
  这个样子……
  下次见面我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她啊!?”
  情绪一瞬间爆发到顶点,将叉子随手叉到沙拉里,三森铃子气势惊人越过中间隔着的桌子,对向后蜷缩躲去的佐佐木未来,强烈表达着自己内心的困惑和激烈的思想斗争。

  “唉唉唉——?
  冷静点啊,mimo桑!!!
  我记得tokui桑说过,这种情况只要微笑就可以了吧!”

  被吓到的佐佐木未来泪汪汪的抵抗着这份不冷静,弱弱的表情反而给人一种超好欺负的感觉。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和她共进午餐的只是粉色恋爱笨蛋,而不是蓝色坏心眼大姐姐,所以很快清醒过来的三森铃子迅速坐回原位,往自己嘴里叉了些沙拉故作镇定的吃着。
  “总、总之,人家是认真的在烦恼呢……
  为什么ki酱会送我花语‘嫉妒’的蓝色风铃草呢?
  是因为上个月我和pile酱一起出去玩没告诉她?
  还是因为前几天我和emi出去吃饭的时候被她看到了?
  明明她也喜欢跑去找mikami桑玩,经常和nanjō桑一起吃饭,和aimi酱也不清不楚的……”

  惊吓过度的佐佐木未来勉强镇定下心神,有些无奈的回答道:
  “你是有多在意kitta桑的态度啊?
  怨念的酸味都快溢出来了呀!
  抱着这股气势,你倒是当面问她啊!
  这种想法不对她本人说可是不行的啊!”

  “那多难为情呐!”
  三森铃子心口猛的跳了起来,飞快的食用完了自己那份定额,爽快的将沙拉和意大利面往佐佐木未来眼前一推,一副“好忙好忙,还有好多工作我先走了”的掩饰表情,迅速溜走了。

  关于——
  那束花和花语引伸涵意的话题就此戛然而止。

  明明受到惊吓的是我吧?
  为啥给吓跑的反而是mimo桑呢?
  关键时候怎么能黑他累呢!
  最讨厌这种欲语还休令人在意的话题了!
  佐佐木未来悲愤的将叉子叉进美味沙拉里,希望借美味缓解自己那颗饱受惊吓,也被挑起无尽好奇的脆弱心灵。



  “……这样就不能再和su酱说话了呢。”

  最近脑海里一直浮现ki酱最后说这句话时黯然神伤的表情……
  小人鱼为追求爱情,失去最重要的美妙嗓音,最后化为泡沫消失了,这果然是个悲伤的黑暗童话啊……

  其实呢,我是觉得ki酱是人鱼公主就好了。
  为了我放弃最重要的东西。
  除了我之外,不需要再和别人说话。
  这动听温柔的声音只属于我。
  声音的主人只注视我一人。

  除了我之外,ki酱的幸福不需要其他人。

  这样的我简直是个坏女人啊。
  这个是怎样的感情?

  呐,ki酱!
  我知道和这个很相似的感情。
  但是,不一样!
  这和我所知道的恋爱感情不一样。

  确实,这种感情说不定和恋爱很像。
  但是绝对是不同的。
  这种感情,在确定了对方思绪之前。
  称之为恋爱的话,实在是太过冒昧了。
  所以这份暧昧不清,涂满嫉妒的思念。
  一定是——相思病。
  称作这个最为合适。

  只是不知道,明日的铃子是否能有向橘田泉传达出这份思绪的勇气了。三森铃子这份相思,到明日终究是会化为芬芳的甜蜜?还是会沦为寂寞的泪水呢?今天的思念,暂无法走出昨天,明天还将继续。



  三森铃子现在有些烦躁。

  最近大家的工作都好忙,而且因为时间上的错过,好长时间没有在私底下见过ki酱了,两人独处的时间更是基本没有。
  但是像现在这样静静站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偷偷看着不远处正在签售《本日も餃子日和》的那个人,一定是我梦游了。
  恩,大概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多,老是休息不好,所以精神恍惚的梦游到了这里,绝对不是因为天天想着念着那日的对话和那束花,想要见她,单独和她谈谈的缘故。
  三森铃子有些心虚的暗暗安慰着自己。

  今天天气很好,签售场地的阳光也非常灿烂。
  橘田泉上身穿着干净利落的白衬衫,下身配着红色的衣裙,红白分明的衣服,和那恰到好处的饺子饰物,都很衬她笑容满面好看的脸。
  她对每一个拿着她那本饺子书等待签售的人,都温柔愉快的笑着,用自己最喜欢的悦耳声音,向每一个支持她的人道谢,一副非常开心乐在其中的样子,让自己莫名心动不已的同时,也染上了焦躁不安的情绪。

  为什么对着别人也能笑的这么开心?
  为什么这么温柔的注视着每一个人?
  为什么和别人说话声音也这么动听?
  这些难道不应该完全独属于我的吗?
  明明知道不应该这么想,嫉妒的思绪却总也止不住,蓝色风铃草指的其实不是ki酱,而是我吧。
  ki酱是不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所以才送出了那束花的呢。

  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跑到了ki酱所在的地方。
  真要是见到了面,对ki酱,我又该说些什么呢?
  真是不中用啊,畏畏缩缩烦恼着无法前进的我。

  我大概是想要从ki酱那里得到更确切的答案吧。
  即便是如此,我还是害怕去问她对我真实的想法。
  害怕得到会让我变得不幸的答案。

  容姿秀丽,魅力非凡。
  但吸引我的其实还是她那无拘无束,像风一样自由的个性。
  最初的时候,还很自负的认为,她旁边的位置只有自己才最适合。
  可是到了现在,我却连诉说心意的勇气都逐渐丧失了……

  闭上眼睛,不想再去看那会令自己思绪浑浊的画面。
  或许是因为最近的工作太过辛苦,又或者是因为思考的太多,思虑过重而觉得疲惫,绵绵的睡意将三森铃子慢慢吞噬,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非常舒服。



  摇摇晃晃的电车里,她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自己一边道歉,一边手中使力用劲,想要将自己和她胸前衣服第二颗扣子纠缠在一起的头发扯断,她却瞬间用力拽掉了那颗扣子,笑着安慰自己:“这么美丽的长发弄断了可惜,扣子还可以再补的哦。”

  在看到这令人怀念的初次相遇场景瞬间,三森铃子就意识到自己身在梦中,那些说不出口的话,在梦中说不定就可以说出来了。
  这样想着的三森铃子注视着久远记忆中的橘田泉,思考着这可行性的与否,连这梦中也可以听到自己为她心跳不已的声音。

  ki酱……
  想要呼唤她的名字却发不出声来。
  想要伸过去握住她的手却也动弹不得。
  是了,这个时候的我还并不知道她的名字,离我们正式认识的场所也还有几站之遥,却恍如咫尺天涯。

  别走……
  在心里默念着。
  下一刻,像是得到了回应似的,眨眼间场景变幻,橘田泉笑容满面的对着三森铃子伸出了手,手心里的温柔传到了脸上,温暖的轻抚着,让人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这样子跟自己打招呼的是,白色衬衫解开了三颗扣子的橘田泉,她露出了比今天天气还要明媚的微笑,眼睛很美很明亮,在阳光下闪闪发着光,两人四目相对,眼神交融,在这么柔情浮动的瞬间,三森铃子误以为自己正在做着一场梦寐以求的美梦。

  “……ki酱?”
  “啊,su酱你……唔?”

  于是三森铃子阖上双眼,亲吻了这美梦。

  有没有试过睡醒了,却还想要再睡回去,那是因为想要刚刚做的梦能够继续下去。
  所有的思绪都如同春雪般慢慢融化,唇齿相触,三森铃子触碰到对方柔软的嘴唇,微熏中带着甜蜜,令人情难自禁,迷醉其中,在这份难以抑制的情感驱动下,她伸出舌头,试探着黏向了橘田泉的唇……

  怦怦怦、怦怦怦……
  Doki Doki的心跳声,都听得好清楚……

  舌尖倏然一痛,“砰”的一声,三森铃子的脑袋被橘田泉用额头轻轻撞开了,三森铃子跌跌撞撞的退开几步,为了稳住身形,她下意识用手抓住对方的手腕,牵扯下拉着橘田泉也跟着前进了几步,直到三森铃子的后背恰好抵上了身后一直用来遮阴的树。
  微闭的眼睛猛的睁开,因为太过突然的关系,视线无法聚焦,视野范围内一时有些模糊不清,此时此刻,三森铃子是真的好希望世界不要明晰起来……
  然而橘田泉的身影,还是很快在三森铃子的眼眸中变得清晰起来。

  橘田泉半睁着眼睛,脸红的厉害,眼里映射出迷茫,夹杂着游移不定的慌乱,连那一贯好看的笑容都收敛起来,旋转着眼光,看着三森铃子身后树上的花,脸上一副惶惑和天真的表情,并不说一句话。

  完蛋了……
  顺着梦境做出了大概很糟糕的举动。
  但是我不想道歉。
  这么想着的三森铃子,喉咙却失音般干涩,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只好把头深深低下,奢望于橘田泉能够忽视自己刚刚的无礼。

  “ki酱!这个……”
  三森铃子从裙子口袋里拿出一小束邹巴巴的粉色天竺葵,左手顺着橘田泉的手腕滑下来,紧握住她的右手,鼓足勇气递给对方。
  “你要……送给我的?”
  橘田泉看着面前涨红着脸蛋,僵硬着身子缩起肩膀的三森铃子对着自己猛点头,本来因为对方刚才颇为大胆出格的举动,而变得有些忐忑不安的害羞心情,不知为何就样子被慢慢抚平了。
  这大概是因为三森铃子此刻的表情太过惹人怜爱了吧?
  像是有柔软羽毛轻轻挠动自己的心房,有些发痒。
  好想笑啊,不过突然笑场的话,也太破坏气氛了,然而橘田泉内心还是止不住洋溢着欢喜的笑意。
  杂杂拉拉的胡思乱想着,橘田泉脸上的表情也舒缓下来了,还算自然的接过了三森铃子手中那一小束粉色天竺葵。
  “这样啊……谢谢你。”

  “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
  这是粉色天竺葵的花语……
  只要能够陪在ki酱身边,我就觉得很幸福了……
  所以把这束粉色天竺葵送给你!
  因为实在找不出理由而感到不安,甚至有些害怕……
  蓝色风铃草的花语是嫉妒……
  送给我的意义和ki酱的想法,我都不明白!
  ki酱为什么要送我那束花呢?”
  随着最后一句话的结尾,面对面的,三森铃子终于向橘田泉说出了最近苦思的烦恼,虽然有想过这样的自己会不会让对方感到麻烦,但是果然还是想要好好向这个人传达自己的思绪,述说自己的想法,对橘田泉的想法也在意的不得了。

  “唉唉唉?因为我觉得送百合花有些庸俗气,玫瑰花又太过娇艳,相对来说,还是一束沾着清露的风铃草,相较于玫瑰花的艳丽,更配su酱的气质,更适合su酱……至于蓝色风铃草嘛,我只是想su酱看到花的时候,会更多的想起我,所以选了我通常的代表色而已,我不是蓝色的大姐姐吗?啊哈哈……”
  “哈……只是这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只是这样啊,我那天偶然经过一家新开的花店,看到带着露水那束花的时候,就想这束花好配su酱的气质,还是我的代表色,送你正合适呢,所以就买来送给你了……”
  “等等,那花、花语什么的呢?”
  “不不,我买的时候并没有考虑那么多呀。”

  什么——
  蓝色的大姐姐?
  大姐姐就不要做这么任性妄为的事啊!
  原来你买的这么随性,送的时候也什么都没有想啊。

  虽然你会这么常常的想到我,我是非常开心啦,但是这种因为自己想太多而莫名感到羞耻的无力感是怎么回事?
  还有我刚刚如坠梦中那个糟糕的吻,都让我欲哭无泪啊。
  现在我脸上的表情一定是惊愕而愚蠢的吧?
  脸烫的感觉脑子要烧坏掉了。

  “我究竟是为了什么烦恼了这么久的啊……”
  “从我送给你的那天算起,一直在烦恼吗?”
  “是啊,我一直在烦恼啊!”
  “这样啊,有那么久呀,噗呲——”

  内心的喜悦终究没有克制住,橘田泉用拿着花的左手稍稍挡住脸,然而偷笑起来的气音还是泄露出来了,引得三森铃子有些委屈的恼意,一脸凌乱的注视着她。
  “笑、笑什么啊,你这种态度……”
  “也就是说,这些天……
  su酱都在想着我的事情?
  恩~~就这么一直的……”
  “怎……”

  被这么当面说了,让三森铃子觉得非常的害羞。
  这些天一直在想着你的事情。
  这种说法听起来像是在告白一样。
  有种不同于尴尬的局促感。
  所以,三森铃子本来是想否认的。

  但橘田泉已经靠了过来,她移开方才用来挡住表情,拿花的那只手,顺势撑在三森铃子身后的树上,就是这个不太标准、传说中的壁咚姿势,让三森铃子未说完的否认,颤巍巍的缩了回去。
  橘田泉的想法,太过任情随性,有时候真的很难把握,对于这点,三森铃子再次有了如此清晰的认知,然而她现在却并不关心这个,并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
  因为,三森铃子眼前的橘田泉,是笑得那么的开心。
  那如同白色月光一般温柔的笑容,令三森铃子安心的同时,心里的某种感情也逐渐变得蠢蠢欲动,如烟花般绽放开来。

  对于这个人,三森铃子想要传达的话语并不止是这些。
  想要说什么,其实自己一直都心中有数。
  三森铃子本来就是一个对自己所有事情都规划、区分非常清楚的人啊,想到这里,这份微妙中带着点焦躁的勇气便涌现出来。
  “没、没错,我这些天过的可郁闷了!
  都是ki酱的错!你要负起责任哦……”
  “负责?su酱你真是个狡猾的孩子啊!”
  “不是!刚才的话只是顺口说出来的一种措辞而已!
  总、总之你是要为此负责任的……”
  “恩~~那么……
  su酱希望我怎样负起责任来呢?”

  橘田泉收敛起笑容,玩闹的表情从她脸上消失了,她目不转睛、全心全意的注视着三森铃子,那神情温柔动人,纯粹至极,正是三森铃子一直以来最喜欢的那份美丽。
  握住橘田泉右手的那只手收缩起来更紧了,因为紧张而流出的汗浸湿了两人手心部分,三森铃子却不打算放手,还想维持的更久一点。
  “请、请和我在一起……”
  “现在不就是在一起吗?”
  “要、要一直想着我……”
  “现在也都在想着你哦!”
  橘田泉淡定自若的回答,让三森铃子越发的感到焦虑不安,她觉察到自己的双唇正在颤抖着,眼中模糊的出现了水雾。
  三森铃子盯着橘田泉开始变得朦胧起来的轮廓,困在内心深处的嫉妒和不甘仿佛突然冲破了枷锁,整个身体的血液都沸腾起来,那份太过渴求橘田泉情感的冲动,让她不顾一切的扑倒在对方怀里,像是想要独占这份温柔一般,紧紧抱住了橘田泉。
  “ki酱!我喜欢你!
  请你以入赘我家的前提下和我交往!
  请成为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人鱼公主!”

  因为身高差的缘故,向上望着橘田泉的三森铃子,眼神如沾水露般楚楚动人,让橘田泉心跳加速,心动的不行,然而橘田泉仔仔细细的想了想,还是答复道:“不行……”

  被眼前这个人说“不行”的情况几乎没有,虽然现在告白是顺势而为的突发事件,但是其实自己内心还是有相当高的决胜把握,太过意外的言语,让三森铃子内心激烈的动摇着。
  三森铃子人生有史以来第一次的告白难道就要以失败告终了么?
  这种告白初体验给三森铃子带来的冲击,强烈到令人头晕目眩。

  “我并不是不愿意,应该说我非常愿意……”
  橘田泉温柔的回抱着三森铃子,将下巴轻轻放在她头上,牵在一起的手也没有丝毫松开,像是都不愿放开似的,交握的手已经变得十指紧扣,两人的身体就这样紧贴在一起,三森铃子感受着对方温暖的体温,心慢慢的安定下来。
  “不过人鱼公主的话,最后不是会消失掉吗?
  这个绝对不行!我才不要消失掉呢!
  我要和su酱非常幸福的生活一辈子!
  所以人鱼公主不行!况且我觉得我应该是su酱的丈夫才对啦!
  绝对应该是su酱以嫁入我家为前提和我交往才对吧!”

  现在应该注意的是这个吗?
  果然好难把握这个人的想法啊!
  不过我这是告白成功了吧?
  ki酱恋人身份果然该是我的啊!

  一直以来,都注视着ki酱,思念着ki酱。
  虽然偶尔因此感到烦恼和悲伤,但现在全都变成幸福和快乐了。
  就这样相互扶持着共度的时光,老了以后互数皱纹的温暖情意。
  和ki酱在一起的未来,是梦寐以求相爱的明天。
  明日的铃子,一定会比现在过的更加幸福吧!

  “ki酱ki酱,最后问一下我现在心中最大的疑惑——
  我明明躲在最没有存在感的角落里,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呢?”
  “那当然是因为人群之中只有su酱你——
  一直发着光,对我来说是有色彩的啊!”

  回过神来,大概是因为我太过开心而一直在傻笑,再没有言语的缘故,ki酱不知何时也已停止了话语,在我察觉到的时候,她已经主动吻上了我的唇,那是感觉要融化身心的炙热情感。
  让我觉得接着思考下去觉得既煞风景也好麻烦,那些复杂的、困难的事情,就让明日的铃子再继续思考前进吧。
  这大概是因为——这就是我心中爱情的模样。

——The End——




七秒之爱


作者:爱之梦美风

  明日国的人类公主三森铃子爱上了海饺国的人鱼公主橘田泉,然而身为人鱼公主的橘田泉只有七秒记忆,七秒后橘田泉就会忘记了三森铃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三森铃子徘徊于蔚蓝的海边,和橘田泉相伴于一个又一个七秒的轮回。
  终于三森铃子身心俱疲,同时迫于王国继承者的责任,回到王国继承王位,努力忘记那个在每个七秒后就会忘记自己的橘田泉。
  很多年后,明日国发生了叛乱,三森铃子受了致命重伤,只剩下七天的生命。
  在这最后的七天里,三森铃子用去绝大数天数挣扎着去往和橘田泉相爱过的那片遥远之海。
  在还剩下最后七秒的时光里,三森铃子看见橘田泉正迎着金色的夕阳凝视着自己,宛如两人初见时一样。

  橘田泉早就忘了三森铃子是谁,也忘了为何在此日夜等待。
  然而人类公主三森铃子爱过的每个七秒,都是人鱼公主橘田泉的一生。

  人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每次用七秒爱着三森铃子,都用尽了橘田泉的一生,却再也等不到那个会为她放弃一切,相互拥抱的三森铃子。

后记:
好了,大家被治郁了吗?反正我是有点被自己治郁到了……(≖◡≖)
我最后写的这个故事,其实只是正文有提到人鱼公主的童话故事,然后思维发散了一下的后遗症罢了……╮(╯_╰)╭
不过正版的人鱼公主本来就是悲剧,是令人遗憾的黑暗童话啊。
但是写了这个后,我还真的有点想扩展写一写这个故事了,以后说不定会尝试看看。
不过我并不喜欢单纯的为治郁而治郁写出来的文,我喜欢的是那种让人从治郁文中看到感动,最后得到治愈的文啊。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