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45阅读
  • 1回复

[百合小说]【官方小说】白鸟歌野是勇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学籍: 学园校长

性别: 女生

发帖: 10123『67』帖

天河币: 35 枚

学分制: 601 分

奖学金: 72 元

声望值: 570 点 [邀请]

经验值: 73%

日志数: 662 条 [发表]

粉丝数: 243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 本帖被 爱之梦美风 执行加亮操作(2020-02-27) —
白鸟歌野是勇者


原案·系列构成:タカヒロ
执笔:朱白あおい
插画:BUNBUN
VERTEX设计:D.K&JW WORKS
监修:Project 2H
翻译:KirinMkII
校对:jack2002s、Alvis


学籍: 学园校长

性别: 女生

发帖: 10123『67』帖

天河币: 35 枚

学分制: 601 分

奖学金: 72 元

声望值: 570 点 [邀请]

经验值: 73%

日志数: 662 条 [发表]

粉丝数: 243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2-27
  无论遭受怎样的艰难困苦,
  人一定能够站起来——
  这句话便是寄托。
  所以她无论何时都朝向前方。
  无论何时都开朗地笑着。
  在这封闭的、蛮不讲理的世界,
  她的身影比任何东西都要耀眼夺目。
  
  
  晴空万里无边无际。
  夏日的阳光无情地烤着大地。
  藤森水都正在田边观察着朋友白鸟歌野挥动锄头的身影。在歌野周围,还能看到同样挥着锄头耕地的大人们。大家挥洒着汗水,直面抚育庄稼的大地。
  这里是长野县守屋山山脚附近的平地。
  歌野和大人们正在耕耘种菜的田地。
  “各位,是时候该休息了!”
  应歌野的话,周围的大人们也放下手上的活,擦拭汗水。“不知今年的蔬菜收成好不?”“有拖拉机就好了。”“想得美—”他们闲聊着诸如此类的话,走进树荫中。因为长野是著名的避暑胜地,所以人们常认为这里凉快,可事实上这里的气温和日照同日本的其他地方别无二致。夏天干农活,不注意的话就会中暑。
  (我再怎么都做不来啊……)
  水都苦笑了。耕地的活特别需要力气,对中学女生本来是很困难的。一脸享受地干完农活的歌野真是不正常。
  (其中大概也有勇者加持的原因,但主要还是因为歌农是个深爱田地的人。)
  当在她这么想的时候,棒状的物体贴到了她的脸颊上。
  “好疼好疼,刺很扎人的,不要再拿黄瓜戳我了,歌农。”
  “冰冰的,很爽吧?”
  水都一回头,拿着黄瓜的歌野映入眼帘。她抱着的竹篓中装着大量的黄瓜和番茄,这些是今天收获的蔬菜吧。
  “今年的也很美味,其他蔬菜的品质也数上乘。”
  歌野拿出菜刀,用刀背蹭着刮掉黄瓜的刺。接着把黄瓜“啪”地一声掰成两截,冲着其中半截就是一口。
  “嗯—,味道也不错!阿水也尝尝!”
  她把另一半黄瓜递给水都。水都接过来,用樱桃小嘴咬了上去。夏季蔬菜独有的冰凉舒爽感和新鲜感在口中扩散开来。
  “好嘁(吃)。”
  “没骗你吧!”
  歌野高兴地露出笑容。看着她爽朗的表情,水都也高兴起来。
  水都吞下嘴里的东西说:
  “歌农真的很喜欢摆弄田地啊。”
  “我可是有朝一日要成为农业王的女人!”
  “农业王……听起来好像挺厉害。”
  “但是,农业王之上有农业大王,其上更是有农业神。农业道深奥而又endless(没有止境)。”
  歌野注视着远方某处。
  “啊哈哈,也不知道歌野脑子里的农业界组织图是什么构造。本来就不是农家的孩子亏你这么能干。”
  “我这个非农家之子喜欢上农事……这就是destiny(命运)。阿水也一起耕耘耕耘,一定就能理解农业的伟大。”
  “我就免了,怕虫子。”
  “哦,真遗憾。”
  嘴上这么说,歌野并没有表现出在意的样子,咔嚓咔嚓嚼着黄瓜。
  (不过我喜欢看干农活的歌农。)
  水都把水壶中的麦茶倒入纸杯,递给歌野。
  “谢了。”
  歌野喝着纸杯里的麦茶,观察着在树荫底下休息的大人们。虽然因盛夏的农作而疲劳,但大家的脸上都泛着充实感。
  “大家的表情都欢快起来了。”
  歌野欣慰地说着,水都点头表示同意。
  但是他们并非一开始就这么积极向上。
  水都回忆起三年前那天——那些怪物从天而降后,至今为止发生的事情。
  
  二零一五年七月末。
  各地频发地震和异常暴雨等种种自然灾害,全日本陷入混乱。
  雪上加霜般出现的VERTEX又毫不留情地屠杀众生,人类被打入了绝望的深渊。
  紧随着VERTEX的出现,长野的诹访湖周围形成了结界,结界内没有受害。但是,不幸在结界之外的人们未能辛免,无数人失去了生命。
  在这样的状况下作为勇者觉醒的就是白鸟歌野。她不顾自身安危,到结界之外与VERTEX战斗,救出了很多人。
  水都就是那时遇上歌野的。当长野的人混乱地逃进结界的时候,她看见了歌野与怪物战斗的身姿。
  之后歌野和水都通过来自四国大社的联络得知他们是唯一能对抗VERTEX的存在——“勇者”和“巫女”。她们被告知要两人一起保护并引导诹访的人们。
  但是歌野和水都到底只是十四岁的少女,长野的居民无法相信年幼的两人的力量。
  歌野呼吁那些陷入绝望,快要失去生存动力的人们:
  “虽然现在形势艰难,但我们一定能够找出一条活路。人类无论跌到多少次都是能够再爬起来的!现在让我们齐心协力活下去,为那一天做准备吧!”
  歌野亲自挥动锄头,耕耘田地。
  “为了在结界中维持生活,需要自食其力。让我们耕耘捕鱼吧!为了活下去!”
  一开始赞同歌野的人很少。在这狭小封闭的土地,人类不可能生存。终有一天我们会死光……人们这样想着,无不放弃。
  但是歌野没有放弃,坚持号召着人们,只身一人坚持耕耘。
  “至今人类无论遭受怎样的灾害,都咬紧牙关活下来了。我们也一定可以东山再起!”
  VERTEX又为了破坏结界不依不饶地发动攻击,每次歌野都与之战斗。此外,只要有人从外面来诹访避难,她就会不顾危险离开结界前去解救他们。
  她没有说过一次丧气话,
  总是笑盈盈的。
  即使受伤,即使得不到任何人的认同,
  她坚守着诹访,没有让一人牺牲。
  就这样,过了一年后——
  居民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帮助不弃希望坚持不懈的歌野。有人开始与歌野一起耕田,有人开始开船去诹访湖捕鱼。
  终于,他们的脸上开始重现笑容。
  与其什么都不干徒悲观,不如活动活动筋骨,还能消愁解闷。这绝不是逃避现实。人们开始向前走了。
  “无论遭受怎样的艰难困苦,人一定能够站起来。”
  这句话成了诹访人的口号。
  
  看着大人们在树荫下休息的样子,水都想:
  (到头来还是靠歌农一个人带领着诹访的大伙儿啊。)
  一直和VERTEX战斗,并鼓劲诹访的人们、赋予他们生存动力的,都是歌野。
  看着好友大口咬番茄的样子,水都打心里佩服。即使勇者和巫女的立场对调,水都也不能像歌野一样行动吧。
  ——突然,刺耳的警报声在周围响了起来。
  大人们露出紧张的神色。
  这声音是通知VERTEX袭击的警报。
  但是,歌野不慌不忙、以爽朗的口气告诉周围的人:
  “Scramble(紧急出动)!勇者白鸟歌野,赶赴战场!”
  接着便毫不犹豫地跑了出去。
  看着歌野一如既往的身影,周围的人们的胆怯和紧张立刻从脸上消失了。
  “加油啊!”“一定要平安归来!”“相信你能行的!”“拜托了!”
  听着这些声音,歌野精神地回答:
  “好!我一定会保护好诹访和各位,请不要靠近结界的边界,前去避难!”
  “等等,歌农!我也去!”
  追随越跑越远的歌野,水都也跑了起来。
  
  歌野和水都所到之处是离田地很近的诹访大社上社本宫。那里的神乐殿保管着勇者专用的武器和装束。
  统治诹访的神是武神又是地神的王子。传说过去这位神与对立的神交战的时候,以藤蔓为武器战斗。他那宿有神威之力的藤蔓甚至击碎了敌神挥舞的铁制武器。
  歌野的勇者专用武器——鞭子中,宿有和武神的藤蔓相同的灵力。
  歌野脱下农作用的衣服,穿上有神明加持的装束。虽然有些不方便活动,但能减少对肉体的伤害。
  “阿水!VERTEX在什么地方!?”
  歌野边换衣服边问。
  从敌人来犯的警报响起开始,水都的脑内便浮现出抽象的形象。这是巫女接到的神谕。诹访的土地神正在告诉敌人进攻的位置。
  “这里的东南方!目标大概是上社前宫!”
  “它们在打前宫‘御柱’的主意啊。哼哼,那么接下来就轮到我大显身手了!Show(表演)开始!”
  换好衣服的歌野冲出了神乐殿。
  “唉~,走掉了。”
  看着歌野的背影,水都叹了口气。
  巫女水都跟不上勇者的跑步速度。尽管如此,她还是按耐不住,以常人的速度追了上去。
  
  “御柱结界”——人们这么称呼守护诹访的结界。
  住着土地神的诹访大社分为上社本宫、上社前宫、下社春宫、下社秋宫四社,修建于诹访湖周围。四社境内耸立着巨大的柱子,三年前VERTEX攻来时,与之相同的柱子大量出现在连接四社的线上。柱子形成了结界,VERTEX无法进入其内部。
  但是VERTEX大群出现,反复攻击形成结界的御柱。
  御柱的强度也不是无限的。要是柱子被折断结界被破坏,诹访就会毁灭。为了保护御柱而击退VERTEX就是勇者歌野的职责。
  但是,这也是有极限的。袭来的VERTEX数量越来越多,土地神通过缩小结界的范围增加强度,以抵御愈发激烈的袭击。二零一八年的现在,下社春宫和秋宫已经被废弃,结界保护的范围仅限诹访湖东南一带。
  
  等水都上下喘着气,终于抵达上社前宫境内的时候,歌野已经将绝大部分VERTEX都打倒了。
  看到歌野平安无事,水都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看来这次也没事。)
  歌野挥舞的鞭子在空中无尽驰骋,不断抽打着袭击御柱的VERTEX。被抽中的怪物身体被腐蚀消散,消亡了。
  “你是——last(最后)一个!”
  打倒最后一头后,歌野呼了口气,转向水都。
  “啊,阿水。你来了啊。”
  “嗯……我担心你。”
  “哼哼,我怎么可能输呢。Victory(胜利)如你所见!反倒是你很危险,去避难就好了。”
  御柱附近的结界边界是VERTEX勉强能侵入的地方,水都有被袭击的可能性。
  “不过就你一个人我还是能保护的,所以没问题啦!好了,得回去继续耕耘了。”
  歌野若无其事地说着掉头就走,让水都有些吃惊。
  “诶,还要继续干农活!?至少和VERTEX战斗后可以休息一下啊。”
  “NoNo。农作物可不会配合等人。而且——”
  勇者少女笑着说:
  “我想珍惜耕田的‘日常’。”
  从与VERTEX的战斗回来之后,歌野和水都受到了人们的盛情感谢。
  特别是歌野,得到了居民们的百般赞扬。
  “哼哼哼,没有过奖!请多夸几句!”
  歌野很有自信,爱出风头。
  之后,歌野继续和人们一起耕地,水都在一旁注视着。
  这就是歌野与水都——不对,是诹访的日常。
  虽然畏惧怪物的威胁,人们还是向神和勇者、巫女献上祈祷,拼命度日。
  诹访和四国相比神的恩惠很少,因此缺乏物资和资源生活很艰苦。尽管如此,人们还是从自给自足的小日子中找到了幸福。
  水都始终笑眯眯地注视着在蓝天下挥舞锄头的歌野。
  
  藤森水都是一位非常软弱、老实的少女。大概是因为在她懂事之前双亲以及祖父母的关系就不好,导致她对身边的人过分察言观色。她不擅长自我主张,经常被人说性格阴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导致她失去了自信,变得更加消沉,再次失去自信……恶性循环不止。
  到了中学生的时候,她变成了一个意志和存在感都很稀薄的少女。
  “你这副样子将来可是要吃苦头的!”
  母亲对水都的性格感到恼火,冷淡地说道。
  自己这副样子无法想象将来是什么样。不过一定会和现在一样,一事无成,不被任何人关注,默默地活着度过一生吧。
  所以对水都来说,与歌野的相遇非常震撼。
  歌野性格毫不胆怯,站在大家前面带领他人。
  无论周围怎么看她都不会犹豫,堂堂地走自己相信的路不回头。
  而不知不觉她就站到了大家的中心。
  简直和自己截然相反——水都这样想。
  
  八月接近尾声的某一天。
  歌野正通过设置在上社本宫参集殿的通讯设备和四国进行联络。四国是除诹访之外唯一确认还有人类生存的地区,由名为乃木若叶的少女为首的五位勇者防卫。
  现在,和歌野联络的也是若叶。
  “是的,今天也遭遇袭击,但顺利击退了敌人。…………别看这样,我还是很强的。啊,这通讯是看不见的。…………嗯,其他就和平时一样在耕田。…………我都想把引以为傲的信州(※1)蔬菜寄给乃木你呢。”
  水都在房间的角落一边看书一边偷瞄正在联络的歌野。
  和若叶交谈的歌野显得很愉快。
  这时,水都就会产生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心里躁动不安,静不下来。
  “那么这个时间再见。……结束通讯。”
  歌野结束与四国的联络,然后转向水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阿水,为什么横眉冷眼的?”
  “……歌农,你和四国联络时的措辞很奇怪啊。正儿八经用敬语装成熟,和你很不相称。”
  “和四国的联络好歹也是勇者正式的工作,措辞不礼貌怎么行。再说,打电话或者写信的时候不会自然而然地用礼貌用语吗?”
  “不会。”
  水都冷淡地回答。
  “诶,Only(只有)我这样?不过,乃木同学也没用礼貌用语呢。说起来,她的说话方式像武士一样感觉很好玩呢。她平时也是那样说话吗?对了,之前啊——”
  “我去吃饭。”
  水都打断了歌野的话,站了起来。不知为什么,她不想继续听下去。
  “等等等等,阿水!”
  歌野慌忙抓住水都的手拉住了她。
  “我也去。和阿水一起吃饭更香。”
  “…………”
  看着歌野阳光的笑容,水都心中的躁动平静下来。
  “嗯,走吧。”
  
  天色暗下了来,在染成了火红色的天空下,歌野和水都走进了经常光顾的荞麦面店。
  信州荞麦——这是长野闻名日本的乡土料理。作为荞麦粉原料的谷物“荞麦”容易在高寒地带种植,适合长野的风土。长野因此开始大量生产荞麦面,荞麦面成为了对居民不可或缺的食物。而经过严格筛选的——比如必须是用高超技艺制作的手擀式、面中荞麦粉的使用量和加水量达到一定标准——才能自称是“信州荞麦面”。
  “嗯,真好吃!”
  吃着竹屉荞麦面,歌野发出感动的声音。几乎天天吃却吃不腻,这就是信州荞麦面是优秀料理的证明。
  “蘸温暖汤汁的荞麦面虽然也不错,但夏天还是要吃竹屉荞麦面啊。真够cool dish(凉爽佳肴)的。”
  “歌农总是吃大碗啊。”
  “不先吃东西怎么使得出耕地的力气!特别是荞麦面,氨基酸评分可是100哦。”
  “氨基酸评分……?”
  “就是说荞麦面里面含有好的蛋白质!”
  歌野说着,以水都两倍的速度进食。
  “但是不增加荞麦田的话,荞麦粉或许就不够了。荞麦生长很快所以一年可以收获二次,但说实话结界外的高地更适合种植啊—……”
  看来就算在吃饭,歌野的脑袋中仍然满是她深爱的农事。
  “……歌农,刚才的事向你道歉。”
  “诶?什么事?”
  “我摆出一副生气的态度……”
  水都之所以不开心,是因为歌野和自己以外的人特别要好。出于幼稚的独占欲。
  “对我来说歌农太耀眼了。总是很乐观,很拼命,位于大家的中心……长野的人们,以及四国的乃木同学,也喜欢歌农吧。”
  与之相反,水都因为消极的性格,称得上朋友的人只有歌野。所以看到歌野和自己以外的人很要好的样子,就会感到不安。觉得是不是只有自己被丢下了。
  “我觉得阿水也很受人们的欢迎啊。长野的人没人不喜欢阿水,也觉得你很厉害啊。”
  “这只是因为我偶然被选为巫女……所以才能和歌农成为朋友,被特别对待,仅此而已。”
  和勇者的立场无关,歌野本来就是乐观努力的人,所以谁都对她抱有好感。和因为是“巫女”、“白鸟歌野的搭档”而受喜爱的水都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我一无所有……如果没有被偶然选作巫女,一定谁都不会——)
  “喂,阿水!”
  歌野训斥似地说着,戳了水都的额头。
  “不要消极思考。你只是没注意到自己有多厉害。阿水救过人,我可是知道的。”
  “诶……?”
  “以前你从VERTEX嘴下救了从结界外面过来避难的小朋友不是吗?阿水主动跑到结界外面去,把VERTEX引到自己这边……多亏了你的举动,那孩子才能平安避难。这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事。”
  “那是……到头来还是歌农赶过来才得救了。要是只有我,那孩子和我就都被杀了……”
  “但一般是做不到的。这比得赐战斗之力的我去救人更加需要勇气。所以啊——阿水也是勇者啊。”
  “谢谢……”
  水都害羞地瞥向一边说道。
  (但是,我能像那样拼命想去救人……还是因为歌农带头坚持的缘故啊。)
  歌野的存在赋予了水都勇气。
  因为有歌野,水都可以有一点点特别。
  
  诹访和四国之间的线路一天比一天难以接通了。
  “不用说,当然是乌冬更加优秀,比都不用比。”
  “没错,比都不用比,明显是荞麦面更加优异。”
  “……嗞—……吃过香川的的乌冬吗? ……嗞—……晶莹剔透的纯白……”
  歌野和水都都感到诹访的土地神力量衰弱了。
  可歌野还是老样子,仍然展现着开朗积极的态度。
  每天耕田,
  VERTEX来袭就战斗,
  定期和四国联络。
  ——就这样,VERTEX出现后的第四个诹访之夏过去了。
  
  进入九月。
  发生了大规模的袭击。
  敌人的数量太过庞大,歌野受了相当重的伤。她被大量的VERTEX包围,被撞飞出去,被口状器官咬住……即使如此最后还是打倒了所有敌人,没有让诹访受到任何损失。
  战斗结束后,歌野没有先去医院,而是来到了有通讯设备的上社本宫参集殿。
  “歌农,你在干什么!?不疗伤怎么行!”
  尽管追随歌野而来的水都如此倾诉,歌野还是强颜欢笑地回答:
  “今天是……和四国联络的日子不是吗?虽然有点晚了……”
  比平时定期联络的时间晚了两个小时。
  “疗伤要紧!”
  “与四国的联络,也是我重要的‘日常’。所以必须遵守——”
  这时,传来了四国的呼叫。
  歌野打开了通讯器开关。
  “——我是四国的乃木。今天的联络晚了……嗞—……嗞—……”
  通讯的杂音比平时还要严重。只能听到只言片语。
  “乃木同学,对不起。我们这边有一场大战,不可开交。”
  “……嗞—……没关系。发生了什么……嗞—……”
  “本日午后,与VERTEX发生了交战。”
  “……嗞—……有何损失……嗞—……”
  “没有问题。我虽然受伤了,但击退了敌人。没有人员伤亡。”
  歌野时不时因伤痛而显得极为痛苦,但还是装作和平时一样说话。
  看着歌野这样,水都产生了难以宣泄的情感。
  结界变窄,土地神的力量衰弱,VERTEX的攻击愈发激烈。
  歌野应该也明白——诹访一定来日不长了。
  (已经到极限了啊……土地神大人……!)
  水都在心中大声痛诉着。但是,无法得知声音是否让神明听见。虽说是巫女,但与神明的对话总是单方面的——神向巫女下达神谕,仅此而已。
  以前的神谕告知——在四国做好反击VERTEX的准备后,四国与诹访两面夹击夺回国土。四国有VERTEX对策机关“大社”,而且还有五位勇者。只要准备就绪,一定能让战况好转,所以在此之前务必等待。可是——
  (已经等不下去了啊……!诹访……歌农……已经撑不下去了啊……!)
  
  之后不久,新的神谕便下达给水都——
  将会发生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袭击。
  这将会是VERTEX的总攻击吧。
  恐怕结界会被打破,敌人入侵诹访内部在所难免。
  
  可即使在神谕下达后,歌野还是没变。看着田里结着果、马上就能收割的蔬菜,歌野高兴地说:
  “南瓜,白萝卜,玉米。嗯嗯,growing(生长)状况good(良好)。该考虑接下来种什么好了……喂,阿水。本宫保管的种子还剩下什么?”
  “……应该还剩不少。像是荞麦,白萝卜……”
  水都拼命抑制着颤抖的声音。
  “啊,不错啊。Just(正是)播种荞麦和白萝卜的季节。”
  “——歌农你……!”
  面对乐呵呵地回答她的歌野,水都几乎语不成声。
  “歌农你为什么还能如此镇静自若……?你不害怕吗!?我们明天就会……!”
   “被杀死吧”差一点没说出来。
  歌野再强,要是敌人规模超过之前的战斗,一定没有胜算。
  而结界要是被攻破,怪物们就会涌入诹访吧。
  接着诹访就会毁灭。
  歌野摆出一如既往的笑容:
  “当然怕。其实我非常害怕。”
  ——她如此说道。
  笑容逐渐变形,歌野的脸上露出明显的恐惧。水都是第一次看见歌野这样的表情。
  “但是,虽然害怕……我绝对不想袖手旁观。颤抖着……眼睁睁看着人在面前死去更加可怕……”
  这一定是歌野的真心话吧。
  原来歌野也只是在硬撑啊——
  水都也明白了这点。
  勇者少女很快又恢复了笑容。
  “不用担心,有你在,我不是一个人。虽然有段距离,在四国还有勇者伙伴们。所以啊……所以啊,我才可以努力奋斗。”
  “……!”
  水都几乎要哭出来了,但还是拼命忍着。
  歌野都没有哭,自己怎么能哭呢。
  “对了!阿水,我有事想做。有朝一日一定有人会来到这里,为了他们我想留下我们曾在这里的证明……以及心愿。”
  
  歌野拿来了巨大的木箱,把一把锄头和一封信放了进去。
  之后歌野和水都一起挖掘田边的地面,把木箱埋上。
  “要是以后有人发现了这个……我们的心愿就会传下去。愿望就会被继承……一定会的。”
  歌野微笑着说。
  在黄昏下,两人的影子拖得长长的。
  
  接着,最后一天开始了。
  “……Finish(结束了)!”
  歌野用鞭子打倒了最后一头前来袭击上社本宫御柱的VERTEX。白色的怪物发出奇怪的叫声消失了。
  “呼哧……呼哧……就算是我也够呛啊……”
  水都赶过来扶住快要倒下的歌野。
  “歌农!振作!”
  “呜……谢谢。”
  刚才打倒的那一群是今天第几次的袭击?从早上开始,通知VERTEX袭击的警报声就没有停过。
  虽说勇者拥有超人的体力,歌野的疲惫已达到极限。全身的伤也很显眼。
  但是之前的战斗VERTEX并没有使出全力。敌人的数量没有神谕告知的那么多。这只是在小试身手,或者是消耗歌野体力的先遣队吧。
  突然,水都脑内出现了抽象的形象。
  (啊……又有神谕……)
  意思是——
  出现了数量骇人的VERTEX,包围了诹访的结界。
  “来了……这是总攻击……”
  水都的身体颤抖不止。
  诹访的终焉开始了。
  但是,歌野却说:
  “……快到,与四国,联络的时间了。我得走了……”
  即使遍体鳞伤,绝望已经迫在眉睫,歌野仍想遵守日常。
  水都也不再阻止她。
  她扶着歌野,一同走向参集殿。
  
  “……不,只不过是收拾了缠人的VERTEX……今天从早上就一直在战斗……看来受VERTEX袭击的影响通讯器出故障了。……恐怕暂时无法联络了。”
  在参集殿中,水都一言不发地注视着掩饰着伤情和疲劳进行通话的歌野。
  通讯器并没有故障,但是诹访今天就会毁灭。所以再也无法通话了。
  “你那边也很辛苦……还请加油。只要不放弃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也觉得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比原计划多坚持了两年。培育了好多蔬菜……还和乃木同学交上了朋友……我非常幸福。啊,都是杂音……几乎听不到声音了。”
  歌野在最后意味深长地说:
  “乃木同学,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接着她结束了通话。
  这台通讯机大概再也不会接通四国了。
  水都走到歌野身边,默默地抱住了她。就算想要忍耐,眼泪还是夺眶而出。
  “不要哭了,阿水。”
  歌野露出为难的笑容。即使在这种时候,歌野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
  “……现在,又有,神谕了。说是最后的神谕……”
  “是什么内容?”
  歌野温柔地向抽泣不停的水都问道。
  “保护诹访三年之久真不容易……靠歌农和我拖住了敌人,四国奠定了对抗敌人的基石……”
  “这样啊……”
  诹访是四国完成战备工作之前的诱饵。
  不过歌野和水都都隐约察觉到了。
  “这也太……!”
  太不讲理了,水都想。
  但歌野却安心地微笑了。
  “太好了……真的。我们坚持下来的三年时光并没有白费啊。”
  
  歌野和水都站在上社本宫的境内。
  可以看到铺天盖地的VERTEX在结界周围漂浮。一部分VERTEX进行融合,变大成为不同于原来个体的形状。
  怪物们不久就会一起蜂拥而入吧。
  “我说,歌农。”
  “怎么了?”
  “你将来要当农业王对吧?”
  “嗯。要让很多人尝到我种的蔬菜。这就是我的梦想。”
  “是吗。……我呀,从未有过什么梦想。”
  “……”
  “我一直以为,自己一定会度过一事无成的乏味人生。所以……没有什么梦想。”
  “阿水……”
  “但是,和你相遇我改变了。觉得只要歌农在身边,我也可以有所成。”
  “嗯……”
  “听我说,我将来要当快递员。然后把歌农种的蔬菜送到全日本,不对,是全世界。”
  “……世界?World!?”
  “没错,全世界。”
  “Excellent啊!”
  “一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工作,因方针的不同和歌农吵架,很不顺利。”
  “嗯。”
  “但是,我们就算吵架很快又会和好。渐渐地我也能干好快递工作了。”
  “嗯嗯!”
  “歌农的蔬菜深受好评,一传十十传百,各种各样的人的订单蜂拥而至。我每天都繁忙地工作,运送大量的蔬菜。”
  “嗯。”
  “到时候,无论大人、孩子、穷人、富人,大家都吃着歌农种的蔬菜,喜笑颜开。”
  “……”
  “这就是……我的梦想。”
  “……既然如此……”
  歌野看向铺天盖地的VERTEX.
  “为了阿水和我的理想,可不能让这个世界被破坏啊!”
  白色的怪物们开始一同涌进上社本宫。
  “阿水,我也一样。因为有你陪伴,我才能坚持到今天。”
  她微笑着说。
  勇者少女一蹴而起。
  “嗯……我陪伴你到最后一刻,歌农。我就在这里一直看着……”
  水都在原地一动不动,注视着歌野前往怪物群的最后的身影,再也没有移开她的视线。
  
  (外传 完)

1.指信浓国,日本旧国名。位于现在的长野县。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