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42阅读
  • 5回复

[原创作品]关于爱情【连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budaos

学籍: 黒曜学级

性别: 男生

发帖: 319『0』帖

天河币: 2984 枚

学分制: 8 分

奖学金: 11 元

声望值: 1 点 [邀请]

经验值: 64%

日志数: 1 条 [发表]

粉丝数: 6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关于爱情【连载一】
关于爱情。



曾经有很多人告诫银利,一定要收敛。

可是,银利很奇怪,因为自己一直孤孤单单。

接着问,就是,好话不说第二遍。



一个阳光刺眼的下午,银利下楼去买冰红茶,回来的时候,一个女生像机器人一样重复说一句话,——那是佩佩的家。

看到空调下方的那副禅宗箴言,看到空调上的蕾丝——那是防摄像头的,看到左手边抽屉里约好的放着两支自来水笔,看到家具的红松材质,银利确信,来到了佩佩的家。

而佩佩已经搬家离开了。

佩佩曾经告诫银利,一定要给佩佩写一首题为伊人佩佩的诗歌。因为那是她想要的。

这首诗也是一个证明,证明他们俩爱过,爱过许多次。

银利头脑里的妙人培培也一直说,这是佩佩的家。

培培和佩佩曾经一起出现过,在银利的家乡水渠里。



佩佩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葱一样的鼻子,皓齿。

培培很温柔,每次见银利的时候,都注目看着他。

有时候,银利也分不清培培和佩佩。



每次都是佩佩像宣布自身的领地一样,叫银利称呼自己为佩佩。

培培总是很在意一些在银利看起来是小事的事情。培培很在意。



佩佩在彭工集团的工厂里遇到了穿着彭工集团工作服的银利,银利已经忘记了佩佩的样子,想逃。

佩佩笑了,露出两颗晶莹的虎牙。银利看愣了。

银利几乎忘掉了一切,但仍记得虎牙。

一份合同摆在银利面前。

银利看都没看就在署名栏里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几年之前,在彭城技师学院里,银利遇到了几个也叫培培的女生。她们几乎长得一模一样,但并不主动找银利说话。银利发誓要做一个好学生。终于,有一天,有一个男同学要拉着银利去办公室看培培。银利觉得其中有诈,就说,来上课的时候,不就见了嘛,反正他坐第二排。

第二排,是银利选的。选座位那天,他来的最早,直接坐第二排。因为,他想考个好成绩。银利身高一米七六,军训后就留着小平头。当时,银利很瘦,只有一百一十斤左右。

银利回想起那天去踢足球的路上遇到的那个穿着黑色长袜的女生,见他的时候,几个女生笑着,她也笑着,露出了虎牙。



终于,培培来给银利上课了,讲课的时候,银利发现这个培培很适合自己设想的样子。但是,银利考虑到,都这个年纪了,谁没谈过恋爱。应该,她也是有恋人的吧。但又不好问,只能藏在心中。藏着藏着,周围的人都知道了。

最早知道的,是银利的同桌吴雷。吴雷喜欢上课的时候玩手机单机象棋。而且,棋艺可以。他说他是学过计算机汇编语言的,所以学车床汇编语言也不费力。

银利并不相信他说的这些,因为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学问。可是,吴雷听不进。



有一天,这个培培终于笑了,露出了两颗晶莹的虎牙。

寝室里的同学都问,虎牙这么丑,你为什么喜欢。

银利说,他口腔里也有一颗赘牙,那是培培的。培培的那两颗虎牙,是银利的。

这叫姻缘契。

寝室里的同学都不懂,但突然没人说话,变安静了。就像一个潮头袭来之前,那种平静,一样的。



银利写诗,有同学来看,看过之后都说不好,还劝银利多写歌词,少写诗。的确,在银利看来,诗歌确实太素了。别人看不懂的话,一定会认为很俗。但是,歌词写的事情,往往不能直抒胸臆。所以,银利喜欢写诗歌,不喜欢写歌词。



培培告诉银利,她知道银利写过很多歌词,她喜欢无底洞。银利离开的时候,培培似乎叹了一口气。也许是银利听见了,也许是银利嗅到了。反正,寝室里的同学问银利,培培像什么的时候,银利答曰像月季花。就像他家院子里的月季花。当然,那些月季花在他的心中。



终于,全班都知道银利喜欢培培。但银利没有亲口告诉过培培。银利做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毕业之后各奔东西。那时候,谁也顾不上谁。



这时候,银利还没有回忆起曾经在论坛上给原配起名叫培培的事情。

终于,有人生气了,告诉银利,不应该忘记佩佩。

哦,佩佩。银利似乎想起了什么,但像一个深渊一样,除了恐惧,还有好奇。

但只是得到了一个名字而已。那段记忆似乎被删除了。银利如是说。

话事人,深以为是。



“以后,你还会回忆起来的。你并没有觉醒。”

银利,无言以对。



原配是谁?银利问自己,但并没有现成的答案。

这时候,银利已经忘记了高补那一年,在铜山新华书店里遇到的培培。

那个书店里所售书籍,基本都被银利翻阅过了。

银利知道,那其中有他的学问。但说出来谁信?还不如就此遗忘。



银利年幼的时候,就喜欢去铜山新华书店。那是最近的一家新华书店。书店里有一股油墨味道,很令人着迷。

小学同学都喜欢去书店二楼去看那册总是卖不出去的油画。油画册里,多是少女的毫无遮挡的身体。银利也看了那册,也很喜欢。当时,他也想着未来有钱了,可以买些油彩,画少女的身体。

年幼的时候,银利的眼中的图景总是像点彩画一样。并不是他近视,而是因为那些光斑太过浓烈。



银利也忘记了自己早就签下了合同,自己的一切由培培做主。当然,他也跟佩佩签下了类似的合同。

流星是银利一个寝室的同学,他说他睡的那张床本来是给银利准备好的,就连棕垫都比较好。但是银利还是固执的选择睡在了流星的北边一张床。

这只是一件匆然而过的小事,银利当时并没有多加注意。



有一天,培培衣着光鲜,这一帧照片在银利的头脑中保存了很久。直到今天,也未磨灭。



银利一周有50元的饭钱。一周在校时间三天半,所以,当时,这些钱也够了。就在周围的人都在大谈银利的单相思的时候,一个奇怪的话事人出现了,他说,银利你忘记了小姐姐了吗?



小姐姐?



很多很多年后,小姐姐出现在了银利的手机上,接着银利用电脑搜索到了这位小姐姐。

可以视频聊天,聊了几句话。

小姐姐问银利过得怎么样,混得怎么样?

银利说,过得不错,混得很好。

至少,银利是说话算数的。银利自认为是这样。



可能,在别人眼中,银利过的一点不好。但那都不过是假象而已。真正的成功,又怎能让所有人知道呢!



军训的时候,银利他们在营房里。有一天夜里,银利起来上厕所,遇到了她。她问银利她是谁。银利说你是小姐姐。

一个声音在后来告诉银利,未来还会想起来的,他想读小说。



银利又回忆起了高中的光景。高中的时候,他过得很快乐。他高中的时候经常见到比他小一级的女生小薇。小薇总是面无表情看着银利。就这样,每天见面三到四次。其实楼梯有两边,银利上厕所的时候可以走西边,但仍然固执的走东边。

有一段时间,银利觉得小薇生气了,就走了西边的楼梯。可是,两天后,小薇把银利堵在了西边的楼梯里。银利很尴尬。小薇很生气。不过,没到两天,银利就把这事情给忘记了。后来,银利还是每天见小薇两三次。

小薇的同学都轰动了,多次想堵住经过的银利,问个明白。

可是,银利都巧妙的错开了。

后来,小薇三两个同学问银利,要找几个老婆,银利也没害羞,说了多子多福的话。这些,都被当时算潮流的数码录像机给录下来了。

银利和小薇一直没说过话,只是互相看看。后来,小薇终于说话了,她告诉银利,千万不要买恶魔的翅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银利在暗黑3游戏里见到了恶魔的翅膀。银利买了一个灰色的。



银利高中的时候最喜欢逛论坛,认识了论坛管理员刺客。刺客给了银利一个QQ号,起初,这个QQ号上只有刺客一个人。后来,银利在论坛上当了版主,而且做的还不错。银利网名大智。后来觉得太俗气,就改名“大智大勇布道士”。最后,因为一次在网吧上网的时候没有中文输入法,就用了“budaos”这个网名,从那以后,一直顽固的用着。



也许,往事也会褪色。毕竟,记忆总是会忽略掉许多。这是一定的。



高中军训的时候,银利认识了女的班主任南燕。

南燕对银利的外表不满,因为,那副样子一看起来就是差生。而且,南燕当时并不知道银利的成绩是不错的。

银利说,你有本事就开除他吧。南燕去找教导主任。教导主任批评了南燕。这样,南燕来给银利道歉。这样,结下了梁子。

银利带了一个军用水壶,几颗糖。

军用水壶被一个女生要走了收藏了。几颗糖也分给刚认识的同学吃了。



【未完待续……】
http://budaos.lofter.com/view
时光是块易忽略的橡皮,将旧日的愉快和忧伤擦去;现今是那支握着的铅笔,能写几首浓烈或平淡的诗。
离线budaos

学籍: 黒曜学级

性别: 男生

发帖: 319『0』帖

天河币: 2984 枚

学分制: 8 分

奖学金: 11 元

声望值: 1 点 [邀请]

经验值: 64%

日志数: 1 条 [发表]

粉丝数: 6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7-23
关于爱情【连载二】
南燕在高一结束那天公开说,如果想让她继续当班主任,选择政治地理班就可以了。

结果,高二来临的第一天,银利扫视了一下教室,一个人都不认识。

南燕来了,脸色十分难看,但还是冲银利笑了笑。

银利回想高一的时候,坐最后一排,看清黑板上的粉笔字都有些吃力。坐在银利前面的两个女生是素柔和小洁。素柔也又两颗虎牙,但她后来也说了,她的牙没培培的好看。

银利没有听清楚,就问素柔,谁的虎牙好看。

素柔说,好话不说第二遍。



银利喜欢在放假的时候去家后机场采花,采来的花放到诗集里夹上风干。

有一次,银利把诗集带去了学校,把那些干花瓣送给了小洁。

后来,就有一位女生质问为什么要送花给小洁。

银利解释说是干花瓣,并不是鲜花,而且是顺手送的。没有想太多。

那位女生责问道,以后不许再送花了,不然问题她也解决不了了。

银利点头称是,但莫名其妙啊。



素柔和小洁喜欢摸银利的头。银利趴在桌上的时候,她们俩就摆弄银利的头发。那时候,银利的发型是分头,头发较长。别人都很介意,但银利认为没有什么。

后来,银利穿了小洁的外套衣服。但小洁的衣服还是太小了。

这样,班级内的舆论突然变了。却没有攻击银利,而是攻击素柔和小洁。

最终的解决办法是班主任南燕给银利调了座位。



化学老师梦婆喜欢银利的样子,她说,这种样子的男生应该坐在第二排那个空位上。

可是,那个空位的同桌,那个矮个子女生小萱很爱生气。

她给银利画了三八线。所谓,三八线,也就是课桌桌面上的界限,银利不可逾越。

小萱身上有股独特的气味,起初银利很讨厌那种味道。幸亏那种味道并不是很难闻,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当然,也不是一直坐在第二排那个位置,只有化学课梦婆老师唆使下,银利才去。

以至于,现在回忆起小萱的时候,银利似乎还能闻到那股体味。



高二,排座位。南燕老师亲自监督。当时,银利一米七三,并不算太高,但还是给排在了最后一排。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银利喜欢打排球。

男生基本都尔虞我诈。

打完排球,一个男生合伙其他两个男生要揍银利。他们要银利跪下给他们磕头。

银利也是有战斗力的,他说,你们三个一起上吧。银利准备打架了。

但,结果那三个男生跑了。他们根本不敢打架。只是威吓银利而已。



从此,银利就对班级事务不上心。因为,班里的六个男生,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计划。

而女生也都有男朋友了。

这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因为初三的时候,那时候谈恋爱的学生都被称为黄昏恋了。

这奠定了银利的处事法则。——游离于世外。



高二开始之后不久,高中与师范大学的那扇铁门被打开了。高中生可以去大学食堂吃饭。

银利经常去大学食堂吃馅饼,最初五角钱一个,银利买四个吃得饱饱的。回到教室,银利接一些纯净水喝。这样口渴的问题也解决了。



南燕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高中可以谈恋爱,因为很多人没有机会谈恋爱,还说高中是最后的档口了。她还说了缘来缘去的在银利看来古怪的话题。

但没人听她的。

有高一女同学小朱问银利,缘分的缘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银利回答说,左边丝字旁是绳子,右边上边部分是发情的意思,下边是猪的意思。连在一起就是一根绳拴着一只发情的猪。

这已经不是银利第一次解释这个字了,以后,他也不止一次解释这个字。



银利这时候在论坛上结识了很多牛人,又在QQ里网恋,还写着信交着笔友。

笔友静儿经常给银利打电话,说一些女生的心事。银利听不懂,也不曾问静儿要过照片。

QQ的网恋对象很专一,这让银利很放心。

银利讲了很多玄学问题,对方很喜欢。

但是银利告诉对方,他根本考不上大学本科,而且,也没有打算去读大学本科。



银利处理的琐事很多,渐渐失眠了,经常为了一些大政问题苦思到深夜。一度,银利认为这是强迫症。但银利的房客老陈头并不这么认为。

有一次,老陈头拉着银利来到一个墙角,问他能不能从那个墙角听到声音。

银利说,根本没有任何声音。

老陈头说他却能听到有人谈论着银利。而且他说,银利以后会听到声音。



银利失眠的事情在班级里传的很广,有人直接说失眠之后就是精神出问题。

班主任南燕也让银利服用名为佐匹克隆的安眠药。但银利拒绝了。

失眠是件很痛苦的事情。这件事困扰了银利两三个学期。但后来莫名其妙的好了。



终于,网恋对象与银利分手了。银利很痛苦。那时候,写了很多悲伤的歌词。

原来,分手是那么痛。即便,是网恋。

后来,笔友静儿也找到了一个大学本科生。她说,银利根本考不上大学本科,不如直接找一个大学本科的男朋友,以后结婚。

这句话,并没有刺痛银利。因为,银利一直都没爱过静儿。这一点,静儿也是知晓的。



高中,银利起初认为,并不有关爱情,但后来,银利在上网的时候,还能回忆起高中时候发生的那一件件琐事。其实,那一件件琐事,也都和爱情有关。

银利在打篮球的时候,有一大群女生助威。银利能听到,能看到。许多人关心着他。

他也因此很满足。



一面之缘的智纱、总是在银利前面走动却没看到过脸的一个女生,有一段时间在银利的头脑中盘旋了很久。

至今,高中生涯,在银利的生命中,仍有很多不能解的谜团。

就像有话事人问银利,什么是不能说的秘密一样。

银利只能说,我的秘密就是没有秘密。

但话事人只是说,银利并不懂社会的运作机制。

当时的银利不愿意懂,真的。





【未完待续……】
http://budaos.lofter.com/view
时光是块易忽略的橡皮,将旧日的愉快和忧伤擦去;现今是那支握着的铅笔,能写几首浓烈或平淡的诗。
离线budaos

学籍: 黒曜学级

性别: 男生

发帖: 319『0』帖

天河币: 2984 枚

学分制: 8 分

奖学金: 11 元

声望值: 1 点 [邀请]

经验值: 64%

日志数: 1 条 [发表]

粉丝数: 6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7-23
关于爱情【连载三】
一次,小朱问银利,对女生有什么标准。

银利回答到,一女的,二活的。

小朱觉得银利太会开玩笑了。可是,银利觉得,那是真心话。

为什么女生总在意男生的腿多长呢!?还有星座,还有其它种种。

银利认为,如果都按照女生的这套标准,那么普天之下的男性都可能不够她的格。

有女生对银利说,除了你的小腿她讨厌之外,其它都是喜欢的。

银利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别的女生都觉得奇怪,为什么银利会没有反应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银利没有心动。而心动至少需要一个理由吧。



小姐姐曾经问银利,是否可以凑活着过日子。银利知道小姐姐的处境,她一定渴望得到的是爱,当然还有,关爱。等等,其它。这样,凑活,也是可以的。明知道日子就是这样过的,不如就这样凑活吧。彼此相爱着,凑活着,又怎么不行??



银利也许是世界上写情诗最多的人。这只是一个合理推测。具体标准是谁拟定,还没有个标准。

以前有个词,叫“情种”,现在已经没人用了。太土了。而且,不符合实际。

事实上,没谁是情种。情种都是薄情郎吧!!



其实,写诗就行了,银利为什么要写小说呢!吃力不调好呢!!可是,不这样怎么办啊!!!



高中三年,银利在报刊栏看报纸三年,别说别的阅读量,就拿报刊栏报纸的阅读量,肯定是第一的。同学流星哭的时候,因为他从来没拿过第一。我告诉他,其实你拿过第一,要不然你不会来到这个世上。流星听了,欣然。



呢喃当然是爱,苛责也是,辱骂也是,凌辱也是。看当事人怎么表现他的初心了。不是吗?

但是,解释解释,就更好了。

不然,我们还以为他们俩就这样呢!



易儒个子很矮,但坐最后一排,跟银利同桌。有一天,她靠在银利的肩上好似睡着了。就这样,银利支撑了一节课。终于,下课的时候,易儒睁开了双眼。后来,银利回忆,她要的爱情,就是如此。跟快感是两回事。



小朱是个漫画家,她喜欢画银利。只有她圈子里的人知道她的这个爱好。她把她的这个爱好告诉了银利。银利也帮忙设计。两人都很开心。而且,这算共同的记忆吧。其实,这就够了。



有一次考试,小朱求银利,银利把试卷交给小朱,让她一模一样抄写下来。结果,小朱考了99.5分。她很感激银利。银利却觉得这很普通,是应该的。



小朱嘴上有黑毛,她很介意这点。小朱说银利和她爸爸长一个样。这些银利都知道,但是,小朱不知道的是,就这样,还被一个叫寻的男生给威胁了。

男生是银利的同学,他说他喜欢小朱。另外,他还说,银利有培培。

银利没有听清。

他也没说第二遍。只是把足球踢在球门横梁上,反弹回来,再踢到球门横梁上。



虽然彼此有一些好感,但最终没有走到一起,很正常。

小朱对银利说,她爱他。银利说,不如我们俩把这种好感冰冻起来吧。

许多年过去了,银利在小朱的博客上看到了婚纱照。

她很幸福。

这就够了。







【未完待续……】
http://budaos.lofter.com/view
时光是块易忽略的橡皮,将旧日的愉快和忧伤擦去;现今是那支握着的铅笔,能写几首浓烈或平淡的诗。
离线budaos

学籍: 黒曜学级

性别: 男生

发帖: 319『0』帖

天河币: 2984 枚

学分制: 8 分

奖学金: 11 元

声望值: 1 点 [邀请]

经验值: 64%

日志数: 1 条 [发表]

粉丝数: 6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7-23
关于爱情【连载四】
银利初中的时候做过很多有关爱情的梦。

总有人告诉银利,有人在等他,可是银利一直表示怀疑。

其实,他的内心也是怀疑的。

这样,他写下了很多悲伤的句子。



有人说,梦是预言,终于有一天,梦会实现。

可是,银利不同意。银利认为,梦不过是一种变形的补偿罢了。

周公解梦说,缺什么,梦什么。也许,是银利缺少爱情吧。

可是,银利也不这样认为。



关于培培,银利知道的并不多。其实,他也不想去问。倒不如,猜来猜去,有意思。

所谓证明,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不确信。确信的事情,要证明干嘛?

所以说,这一直是一宗悬案。直到有一天,银利在空旷无人的操场听到了培培的声音。

这声音很熟悉,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有这种声音,跟银利交流。

可是,中间中断了几年,银利在忙,就忘记了这回事。



就这样,十几年来,一直和培培在头脑中交流着。

写了很多诗,也写了不少文章。

但是,银利一直无法证明,她是哪一位培培。



人生得一知己已足矣。随便她是谁吧。



可是,培培一定会生气。就是这样。用猜测终结猜测,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啊。



女生的圈子,银利从来没懂过。许多女生都不懂女生的圈子,又何况银利是个男生。



银利赌咒发誓过,要写小说,写长篇小说。可是,没人相信。也,没人在乎。

银利写了这么多年的诗歌,语法句式早就吃透。可是,写出来的小说,并不受欢迎。

可能是初初写,不会设置悬念,读起来像流水账。

流水账也又流水账的好处,至少记录了一些东西。银利记得,还有人专门喜欢看流水账的。



如今,谛听和英灵,早不是陌生的词汇。



银利喜欢听歌,听歌的时候,仿佛进入了歌曲的世界。培培也喜欢听歌。



有人说,婚后生活并没有什么起伏。所以,鄙视爱情。其实,婚姻是婚姻,爱情是爱情。两者有明确的分野。当然,缺少爱情的婚姻,是坟墓。



银利不是爱情专家,但也写过几首流传很广的歌词。于是,有人向银利问那些蠢问题。银利回答说,立场角度都不同的人,怎么能帮你出主意呢?你如果听了银利的话,一定会遇到问题的。







【未完待续……】
http://budaos.lofter.com/view
时光是块易忽略的橡皮,将旧日的愉快和忧伤擦去;现今是那支握着的铅笔,能写几首浓烈或平淡的诗。
离线budaos

学籍: 黒曜学级

性别: 男生

发帖: 319『0』帖

天河币: 2984 枚

学分制: 8 分

奖学金: 11 元

声望值: 1 点 [邀请]

经验值: 64%

日志数: 1 条 [发表]

粉丝数: 6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07-23
关于爱情【连载五】
高二期中考试之前,银利和璨说了第一句话。

在银利之前的印象中,璨总是微笑着,很美。

璨出现的时候,银利的心总是会痒痒。

银利对璨表达过好感之后,璨不笑了。这让银利很是担心。后来,璨告诉银利,她的笑都是装的。其实,她很忧郁。

璨的三四个朋友告诉银利,如果不加入她们的小圈子,就别跟璨说话。

这样,银利就离开了璨的圈子。

银利并没有加入班级里的任何圈子。他喜欢去操场,跟内心的女生聊天。

后来,银利的同学知道了,都说银利能跟内心的女生聊天,是发疯了。

银利可不管这些。银利的生活学习都没有出任何问题。



有一天,瑞欣和怡婷撕扯了起来,没人劝架。

银利上去,一把扯开了她们俩。她们俩是同桌,这件事之后,班主任南燕把她们俩给分开了。

原因?鬼知道。



翌日,怡婷问银利借了二十元钱。那二十元钱是银利的中午饭钱。银利没有想太多,就决定饿一顿。当时,银利正在报刊栏看报纸。怡婷说银利不知道真相。可她又不愿意告诉银利,真相是什么。银利也不关心。



班级里,本没什么大事。但女生们仍然议论纷纷。在一个只有六个男生的班级里,女生的议论就是舆论。但,银利从来对任何舆论都敬而远之。

这个时期的银利,经常哼歌。别人问他,唱的什么歌。他说都是信口胡诌的歌词,调调也是随便顺口就好。

放学的时候,会有女生故意走在银利身后,偷听银利哼歌。

后来,有一个女生告诉银利了。银利说,自己很悲伤,所以,才会哼歌。但那个女生是谁,银利忘得很彻底。

放学的路上,经常能看到美女同学。有时,银利也会抬眼欣赏一下。但更多的时候,眼前的画面是朦胧的。

那个时期流行Twins的流行歌。银利想买磁带,都很难买到。因为好听的歌的磁带,也是稀缺品。后来,一个女生告诉银利,磁带并不是谁想买就能买到的。至于具体原因,她说是因为磁带的原料是稀缺品。这可能只是一个方面,但不影响银利听歌。

银利喜欢收听收音机电台上的流行歌曲。有的时候,还拿不用的磁带给录下来。

日积月累,银利录满了一张磁带的正反两面。磁带里的歌都是当时电台里最流行的歌曲。

后来,银利把这张磁带拿到了教室去听。然后,这张磁带就被一个女生给借走了。

听了这张磁带之后,这个女生就问银利,磁带是在哪里买的,她也要买一张。

银利说,是他用收音机的录音键录的,如果她喜欢,可以把这张磁带拿走。

这个女生很感谢银利。她拿走了那张磁带。

从那以后,银利再没有用磁带录过歌。



银利试过去图书室借书,但似乎并不顺利。后来银利的借书卡也被某个女生拿去收藏了。所以,银利没有了借书卡。这样,就不能去图书室借书了。

瑞欣借了一本张小娴写的《面包树上的女人》,银利看了看,很好看。

瑞欣说,女人的书,男人怎么能看得懂。

银利确实看不懂,但仍然觉得好看。

银利看书的速度很快。很快就把这本书看完了。而且,后来一直记着借书这件事。



高补的时候,瑞欣也读了相同的补习班,又跟银利是同学。不过,她不常来补课。

有一次,瑞欣问银利,为什么和璨没成。银利无言以对。

瑞欣故意说,本来璨也是要来补习的,借此盯着银利的眼睛看。

银利问瑞欣璨为什么没来。瑞欣又是一顿冷嘲热讽,最后也没说原因。



高中的生活,几乎覆盖了银利的后青春期。

所以,银利记忆深刻。







【未完待续……】
http://budaos.lofter.com/view
时光是块易忽略的橡皮,将旧日的愉快和忧伤擦去;现今是那支握着的铅笔,能写几首浓烈或平淡的诗。
离线budaos

学籍: 黒曜学级

性别: 男生

发帖: 319『0』帖

天河币: 2984 枚

学分制: 8 分

奖学金: 11 元

声望值: 1 点 [邀请]

经验值: 64%

日志数: 1 条 [发表]

粉丝数: 6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07-23
关于爱情【连载六】
银利记得,那时,他还在读初一。

初一,真是一个懵懂的年纪。

初一班主任是一个女生。在银利早操的时候,她和另一位女生老师就站在他的身后。

她刚刚毕业,名字是静。

静很喜欢笑。

静是大美女,喜欢她的男生很多。

所以,银利格外的小心。



就在初一完成之前,静找了银利,让银利站在一棵法桐树下。

树下的光斑很浓,恰似当时的暧昧。

但静让银利踩她的脚,要很大力那种。



银利重重地踩了一脚。应该十分疼。

但静很开心。溢于言表。

银利那时还小,什么都不懂。



银利曾经把静惹哭了。

所有学生都在责备银利。

只有银利说,哭是一种享受。



哦,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所有时间节点都模糊了。

只记得静大哭一场,梨花带雨。

银利只敢在旁边欣赏一分钟。



静,笔名小娴,这个笔名是静要求银利取的。

为什么叫小娴呢?还不是因为有娴静这个美好的词语。

静格外小心,还问这个笔名是不是具有什么不好的意味。



银利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不好的意味。



静有一天说银利吹牛,因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面包树。

面包树没有真的,但是有假的。而且,很好吃。

银利如是说。静如是听。



上课的时候,静喜欢看着银利。银利,也喜欢看着静。

静喜欢在天冷的时候带着一副线手套。

那种很显眼的颜色,红蓝黄绿。

手掌部分是黑色的。



那时候,带着一副线手套是很时髦的。

银利让母亲也买了一副,但是,在烧饼摊摊主的要求下,送人了。

银利只知道对方是一个女生。而且,那个女生说,不方便那时就见他。



银利不解。

银利不解的事情很多。

后来,他就把此事淡忘了。

就像许许多多重要的事情一样。





【未完待续】
http://budaos.lofter.com/view
时光是块易忽略的橡皮,将旧日的愉快和忧伤擦去;现今是那支握着的铅笔,能写几首浓烈或平淡的诗。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