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7阅读
  • 0回复

[轻小说在线]尘骸魔京连歌三题~华~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hongan

学籍: 诚林学级

性别: 男生

发帖: 22『0』帖

天河币: 142 枚

学分制: 0 分

奖学金: 0 元

声望值: 9 点 [邀请]

经验值: 13%

日志数: 6 条 [发表]

粉丝数: 13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尘骸魔京连歌三题~华~
1.

   伊格尼丝,不是一个被男人拥入怀中的女人。她是一个将男人拥入怀中的女人。

   她豪奢的秀发鲜红,她微闭的双唇凛然。如果她睁开眼睛,那目光能够定住一个军队。

   这也是当然的。

   伊格尼丝敌人很多。为了生存下去,为了贯彻自己的意志,她杀死了大量的敌人。她从未接受过堂堂正正的战斗。她的战法,姑息而且卑劣。她专于火器的狙击,如果有必要,还会驱动军队。随着状况,她还会使用术法、拳头和毒。

   这个伊格尼丝,现在正处于男人的怀中。男人的名字是九门克绮。是人类的背叛者。

   伊格尼丝睡着。她在做着恶梦。

   克绮轻轻地抱住他爱着的女人,缓缓地抚摸着她的后背。伊格尼丝的脸上有一丝害怕。克绮轻轻抚摸着她额前的头发。

   她的呼吸很平稳。她的表情像婴儿般没有防备。克绮吻上了她的嘴唇。

   伊格尼丝睁开了眼睛。

   微笑逐渐消失。脸变红了。她醒来的样子和眼神都急速恶化。

   ‘--你看什么呢?’

   她瞪着克绮。

   “你看起来像是在做恶梦。”

   克绮淡淡地问。

   ‘忘掉。那是以前的事。’

   伊格尼丝瞪人的眼神能够杀人。但克绮完全不为所动。

   “有意识地忘记某件事是难以做到的。”

   他的回答完全是字面意思。

   ‘我刚才说的意思是,别多问。’

   “唔。为什么?我对你感兴趣。”

   克绮直视的眼神令伊格尼丝妥协了。

   ‘是个没意思的故事。以前……我梦到了以前的姐姐。’

   “唔。这就是做恶梦的原因啊。”

   ‘我也有不擅长对付的人。’

   “原来如此。如果从这里推测。就是说,你的姐姐……是个了不起的善人啊。”

   ‘什么意思?’

   “伊格尼丝,我很信赖你的能力。”

   ‘怎么了,突然说这个?’

   “如果说到狠毒之类的事情,没有人能够超越你。所以我认为,这样的你所难以应付的,就是和你相反的人,一定是个完全的善人而且十分率直。”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伊格尼丝都在烦恼是否应该发怒。最后她叹了一口气。

   ‘这真是像你说的话。你说这些话完全没有恶意呀。’

   “不,其实。”

   ‘什么?’

   “我在逗你。我喜欢看你困扰的表情。”

   伊格尼丝把枕头朝克绮扔去。然后接着在枕头上击入了正拳。



   ‘先不管你的评价。我的姐姐比我更加邪恶。’

   伊格尼丝缓缓地说。

   “……对我来说这难以置信。”

   ‘甚至可以说,因为有这样的姐姐,我才能够领悟“狠毒”的技术。’

   狠毒的发音,很明显带着讽刺,但这对克绮完全不管用。

   “她如此恨你吗?”

   ‘……如果那样还算好的。’

   “怎么回事?”

   ‘姐姐很爱我。没有比被她所爱更加悲惨的事情了。’



2.

   二十一世纪。

   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这很缓慢很平静,但却发生在整个世界。

   这是魔力的复权。

   高空的怪光。响彻山野的咆哮。深海彼方出现的巨大影子。这些报告被当作迷信处理了,但报告数量与日俱增。它们逐渐成为实体出现了。它们的阵地一天天缓缓增加。

   称为‘人类’的种族,敏感地反应到生存权受到了威胁。

   大国派去了无数军队。以解决民族纷争的名义,向世界各国进行了毫不留情的轰炸和炮击。

   人类意识到规则已经改变了,是那不久之后的事。



   有的是吸血鬼。有的是变成人形的狼。有的是在河里生活的人。

   它们被称为,人外住民。

   从个体上来说,它们有着远远凌驾于人类之上的力量。但那已经成为了传说,埋没在了历史的黑暗中,逐渐地消失了。

   少量生存至今的人外住民,也只是潜身于人眼所无法触及的黑暗中活下来,是甘愿承受毁灭命运的败残者。

   这就是规则。

   这规则成为了过去。

   发生了几次混乱,人类的几个国家消失在了火焰中,得到了几个协调。

   现在,人外住民公然要求势力范围,人类设立了围栏打算将它们封在里面。

   当然,对于人外住民来说,仅仅是个围栏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北海道特别保护地区这个名字,只是称为‘人类’的种族无力的挣扎之一。或者说,是迎来落日的旧支配种族的自尊。



   因为爱着人类结果终结了人世的存在。人外住民中最古且最强之姬。

   --她的名字,叫做‘永远不会消失的火炎’伊格尼丝。



   雪下得很大。

   很平静的一天。柔软堆积的雪,吸入了风的声音。能稍稍听到的,是歌声的音调。小孩子的声音。

   小孩子们在雪白的大地上玩耍。他们穿着和服踩着木屐,围成一个圆圈,大家和声唱着歌。

   圆圈中心是一个鬼,蹲在地上低着头,数着数。歌声结束了,小孩子们跑了起来。是捉迷藏。小孩子们飞似的消失在森林中。(编者按:鬼,日本传说中有角怪物,也是捉迷藏中抓人者的称呼。)

   数了一百下,鬼慢慢抬起头。是个稚嫩的少女。她在雪中跑着,然后绊倒了。她一脸栽在了雪地里。

   不知从哪里发出了轻轻的笑声。

   鬼缓缓站起来,掸落了头发上的雪。从长长的头发下露出了尖尖的角。

   鬼这次小心着不再摔倒,继续朝森林跑去。



   雪地上望不到边的铁栏。每隔数十米,就设置一个高高的监视塔。

   铁栏里面是广阔的大雪山。面无表情的士兵们,手持枪械巡逻着。

   铁栏上面写着,‘北海道特别保护区’。



   娇小的鬼,不擅长捉迷藏。虽然这个小姑娘是鬼,但她的血统很薄。她是人类的双亲生下来的返祖孩子。比起那些在雪地上跑起来都不会留下脚印的纯粹野兽住民,她玩捉迷藏不可能取胜。

   所以,小姑娘放弃了寻找,转而去欣赏野花。森林深处。雪没有吹到的黑土地上,有着静静盛开的,今年第一株雪割草。

   小姑娘不擅长捉迷藏,但她擅长寻花。

   盛开的花像是在轻轻歪着头,特别惹人怜爱。小姑娘用指尖轻轻碰着,摇动着花。碰了几次之后,小姑娘的手指抓住了花的根部。

   她突然放开了手,朝左右看去。

   没有任何人。

   她屏住呼吸,娇小的胸口颤抖着,她缓缓地拔起了花。

   今年第一株雪割草。

   ‘你杀了它呀。’

   甜美,轻柔的声音。小姑娘一惊站了起来。她带着害怕的表情回过头。

   那里有着火炎。

   燃烧般的金发,染成黑色的连衣裙。给人感觉更强烈的,是包住她身体,不断溢出的魔力。

   虽然小姑娘没有亲眼见过,但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的人只有一位。只在传说中听过的,焰姬,伊格尼丝大人。

   ‘您,您是……’

   小姑娘下意识地叫出口。女人……女人形状的火炎,温柔地点点头。

   ‘你认得我这张脸啊。’

   小姑娘目不转睛。她就像是被黑色火焰吞入般直立不动。

   ‘很漂亮的花啊。’

   少女似乎感到自己被表扬了一样,用力地点头。

   ‘你喜欢花吗?’

   ‘嗯,特别喜欢!’

   ‘是吗。’

   轻柔的微笑。这笑容给了少女勇气。

   ‘那个……对不起。’

   ‘怎么了?’

   小姑娘握着摘下的花直立不动。

   ‘喜欢的东西……不应该杀死吧。’

   ‘话不能这么说哦。’

   女人温柔地碰触了少女的手。白暂细长的手指包住了少女的手。

   ‘想和喜欢的东西一直在一起,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嗫嚅渗透了少女的耳朵。

   ‘无论多么喜欢花,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吧?’

   小姑娘被迷住了一样,点着头。

   ‘那孩子,以前也不明白这一点……’

   ‘哎?’

   ‘那孩子因为喜欢花,所以就让它埋在土里生长。虽然这也算是可爱之处吧。’

   女人叹了口气。

   ‘她居然来杀了我。’



3.

   “但是,你那个姐姐现在不在了吧?那么,是不是伊格尼丝最狠毒了呢?”

   ‘确实,我亲手杀了她。’

   伊格尼丝一族……人外住民之中,她们的力量等同于神。曾经地球上还有魔力的时候,她们繁荣,而失去了魔力的时候,她们便灭亡了。

   但是对于人外住民来说,死并不是绝对的。即使身体腐朽了,只要有不屈的心和强大的魔力,他们就会再次复苏。

   所以,在地球上的魔力重新复活的时候。

   伊格尼丝最先做的事情,就是对于同族的封印。她和克绮一起冲入了无数墓地,仔细地消灭了她们,令她们无法复活。

   古代支配者的苏醒,是伊格尼丝无论如何都想避免的事情。

   “那时,她不在封印之中吗?”

   ‘我没找到姐姐的墓地。大概不用我下手,她已经在长久的岁月中消灭了吧。这样考虑应该比较妥当。’

   “也有在封印之前复活了的可能性吧?”

   ‘算是吧。’

   克绮看着伊格尼丝。他恋人的声音,里面有很少见的东西……他感觉里面混杂着害怕,难道是自己多心了吗。

   “假定她活着,那又如何?”

   ‘那还用问吗。战斗。’

   伊格尼丝起身,握住了克绮的手。

   ‘会成为我和你最艰苦的战斗。’



4.

   ‘那,那个……杀死您的是……’

   小姑娘努力说出口。

   对于人外住民来说,死亡并不一定是终结。但这对于他们来说,也并不是一刹那的事情。

   比起增长过多的人类,他们更重视生命和血缘。

   所以,女人说的话令小姑娘惊讶。

   ‘伊格尼丝大人的家人,是吗?’

   ‘是我妹妹。而且……我不是伊格尼丝哦。’

   ‘哎?’

   ‘那是我妹妹。’

   ‘伊格尼丝大人的……姐姐……’

   ‘嗯。很久没见过她了,想来见她一面的。她怎么样?’

   小姑娘拼命地寻找话语。伊格尼丝大半都是传说,她知道的事情很少。

   ‘这里变成了很好的国家。’

   ‘是吗?’

   ‘不是人类的大家恢复力量的时候,打算发动战争的。很大的战争。但是……’

   ‘但是?’

   ‘那个人,焰姬大人,说发动战争是不行的。报复……只是流血而已。’

   ‘这真像是那孩子做的事。’

   ‘大家都不愿意。都说仇恨比山还高,事到如今怎么可能轻易了结。但是,焰姬大人流了自己的血,阻止了战争。’

   ‘是吗……’

   ‘我喜欢焰姬大人。虽然我没有见过她……’

   ‘建立了一个很好的国家啊。’

   ‘嗯。’

   小姑娘娇小的身躯充满了骄傲,她这样回答。

   ‘不过,是对于猪来说。’

   ‘哎?’

   ‘啊啊,那孩子真的是一点没变啊。她居然真的希望猪幸福!猪圈是为了让猪变肥才建的啊!’

   ‘花是为了摘的。猪是为了吃的。虽然喜欢猪是那孩子的自由,但为了猪而建立猪之国,然后嫁给猪,这就过分啦!’

   ‘是啊。我的教育没做好。那孩子缺乏家庭的爱呀。她一定很寂寞吧。因为寂寞才会和猪呆在一起。’

   ‘那,那个……’

   ‘我也没说猪就是完全不行的啊。一两只小猪还是挺可爱的。’

   言语的奔流吓到了小姑娘。她不由得后退一步。但她这时发现了。自己无法后退。脚……动不了。

   小姑娘的脚上卷着黑色的火炎。冰冷的疼痛爬到了脚上。嘴里发不出声音。

   ‘我有点喜欢你了。呆在我身边吧。’

   黑色的火炎侵蚀了她的脚,然后染黑了她的腹部,染黑了她的手臂。

   火炎外还剩下头部。女人朝那里伸出手去。

   女人的手抚摸着白暂的脖子,朝着脖子的根部移去。轻轻一声干脆的的声音之后,脖子折断了。

   用手折下的头部。女人很怜爱地用脸颊靠近。

   ‘和喜欢的东西,就会想要一直呆在一起。’

   是的。

   我喜欢她。

   所以就把她建立的国家烧光吧。

   引起不和。招来疾病。

   把她重要的东西,一个个全部打碎。

   直到她回到我的怀里。

   含着眼泪回来的她。

   一定是很可爱的。

   ‘等着我吧,伊格尼丝。’

   女人对着风低语。



   ‘黑色燃冰’Nimbus遇到她的妹妹,是在这一年之后。

超越0,成为1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