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9阅读
  • 0回复

[轻小说在线]尘骸魔京连歌三题~雪~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hongan

学籍: 诚林学级

性别: 男生

发帖: 22『0』帖

天河币: 142 枚

学分制: 0 分

奖学金: 0 元

声望值: 9 点 [邀请]

经验值: 13%

日志数: 6 条 [发表]

粉丝数: 13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尘骸魔京连歌三题~雪~
……Russia March 22nd 21:00



   遗弃的街道上下着雪。尖顶的建筑物盖上了雪,描绘出柔软的曲线。

   有个异形的影子跑着,踢散了新雪。

   影子前倾着,胸口贴着地面。长长的手脚随着每一步都会伸缩。那姿态过于顺滑,和既存的任何生物都不相像。

   脚尖像鸟爪一样弯曲,紧紧地抓着大地,然后猛蹬。

   加速十分激烈。仅仅数步而已,时速已经达到了一百公里。



   异形的影子,站在了门前。影子全身像震荡的水滴一样跳动,然后缓缓趋于平静。

   人影站起身。

   紧贴全身的套装和白色的围巾。

   过长的手脚逐渐收缩,变成了人类的外形。

   前发带着汗水贴在额头上。自己轻轻拨开这前发的,是还很年轻的一个女人。

   --九门君。这个春假,我来到了俄罗斯。

   牧本美佐绘,在心里低语。

   --我还学习了俄语的日常对话,但看来没有多少机会可以用上啊。

   ‘N9幻想,回答。’

   --我这是第一次来到国外,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不是因为工作而出国。

   牧本回答了通信。

   ‘这里是N9幻想。已经到达A地点。’



1.

   ‘起立,行礼,请坐。’

   牧本美佐绘发出号令。

   教师离开后,欢呼响彻了教室。

   ‘大家,先安静。’

   她作为班长这样说着。

   ‘这怎么可能安静得下来呢。’

   毛线帽的男同学露出了很脸熟的笑容。

   ‘月朦胧如白鱼,篝火消散,春夜冷风亦微醉,对吧!’

   他把脚搭在了桌子上作为诗句的结尾。

   “峰雪。现在是白天。”

   他用认真的表情进行指正,但好像从意思上来说哪里岔开了。(编者按:我不喜欢‘吐糟’这个词。)

   ‘……这是说从春天就有个好兆头,春假啊春假!’

   “到昨天为止都是考试后的休息。我认为没有太大的变化。”

   ‘真是的,你呀!为什么,总是!挑这些小地方!’

   ‘好啦好啦,峰雪君和九门君,到此为止吧。’

   牧本拦在他们中间。

   峰雪绫,是班上的问题青年,也是氛围制造者。九门克绮是优等生也是麻烦制造者。然后,就是照顾他们两个人的班长牧本。

   往常一样的风景。往常一样的对话。

   ‘啊呀,抱歉啦。不过,因为是春假啊。春天的休假啊。这肯定兴奋吧。’

   “从个人角度来说,我喜欢春天也喜欢休假,但是否兴奋应该因人而异吧。”

   ‘没这回事啦,对吧,牧本?’

   ‘是,是呀。’

   ‘怎么啦,没什么精神啊?’

   ‘哎,没有啊。我也喜欢休假。’

   ‘哦,好呀。明天开始,一起去哪里玩吧?’

   ‘唔,对不起。我要去旅游了。’

   ‘是吗。哪里?’

   ‘和家人一起,出国旅游。’

   ‘哦,真不错啊。’

   “这旅游,对牧本同学来说是不希望的吗?”

   九门克绮突入了核心,一瞬间,牧本停止了呼吸。

   ‘……说什么呢啊,你这个木头脑袋!’

   “牧本同学没精神,这是你说的。也许之间有着联系。”

   牧本摆出了笑容。

   ‘啊,嗯。那个。我第一次坐飞机。不过,我不是不想去哦。’

   ‘是吗。总之祝你旅行愉快吧。’

   “从统计上来说,飞机事故的概率比交通事故要低。应该可以安心享受旅行吧。”

   两个人的关心,这次令牧本从心底露出了微笑。



   --春假,呀。

   和那两个人告别之后,牧本叹了一口气。

   牧本美佐绘特别喜欢学校。喜欢考试,喜欢班长的工作。平稳的,普通的时间,是任何事物都难以代替的。

   放学之后,牧本的时间就结束了。现在是幻想的时间。



2.

   --九门君。其实呀,我是改造人。我被一个叫做斯特拉斯的邪恶组织抓住了。

   入口处有屏蔽门进行了严重的封锁。这铁板能够和银行的金库所匹敌。再加上,上面还贴着生化危险的标志。

   --所以,我能做到这种事情。

   右肘作成了巨刃。硬化。她挥了挥鞭子般的右臂,轻易地切开了屏蔽门。

   --这挺傻的是吧。

   牧本露出浅浅的微笑,叹了口气。



   世上有着人外住民这种存在。不被人发觉,混入人群中,吃人的怪物们。吸血鬼。人狼。鬼。

   他们在表世界中只留名于传说之中,他们现在憩息在黑暗中。

   人类为了守护自己,学会了驱逐人外住民的技能。

   武器是有极限的。过于强大的武器,人类是无法控制的,而且还会伤及同胞。

   为了屠杀有五十人力量的鬼,为了斩击以音速冲来的人狼,只能创造出带有人外力量的人类。



   当然。现在的日本禁止人体实验。为了完成实验体,需要几十万人之中才有一人的素质。所以也无法靠志愿者实现。

   因此。牧本美佐绘,被斯特拉斯强行绑架,改造,投入药物,植入了忠诚心。

   就这样,强化实验体N9幻想诞生了。

   一切都是为了和平和善意。



   研究所的门开了。

   走廊中单调得让人联想到医院。

   空气冰冷刺骨,同时很难闻。腐烂污秽的味道和排泄物的臭气。

   走下去就会发现。

   墙壁上的弹痕。军人的尸体。腹部被咬破,肠子毫无拘束地伸出来。是从屋顶进入的先遣部队。

   然后。

   地板上蠕动的无数影子。仇视人类的人外住民。

   那像是胃。只是还带有眼睛和尖牙。

   胃跳了起来。比空气发出声音更快的一击。

   右手几乎是无意识地动了。手肘伸出的巨刃进行了迎击。

   N9幻想,即使是硬质化的皮肤也带有触觉。巨刃是手指的延长。

   那手指,切入了肉,折断了牙,搅碎了眼睛。两断的胃,掉在了地上。



   牧本紧咬着牙,看着前方。

   ‘这里是N9幻想。先遣部队看来已经绝灭。现在我正在和敌性生命体交战中。’

   ‘继续交战。’

   ‘了解。’

   胃们远远地围住了少女。

   --九门君。

   任务之中。心里会如此呼唤,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3.

   自己和九门克绮,并不是太亲近的关系。只是一般的同学而已。他的性格,搞不太懂。他对任何事都很认真,喜欢讲道理。牧本只知道这些。

   说是认真,也许也不太合适吧。总之是无论说什么,他都只会从字面意思来接受。

   牧本记得,第一次在上学路上遇到的时候。

   ‘早啊,九门君。’

   “现在接近上课时间,我认为现在并不很早。”

   ‘哎?’

   “就是说,现在的时间十分能成为‘早’,这不是能够一概而论的事情。”

   ‘啊,嗯,也,也许吧……’

   早安,这样的打招呼,本来是‘真早啊’的意思,牧本过了一段时间才想起来。

   无论是什么事情,他都是这个样子。没有比这更累人的了。

   但是,反过来说,九门克绮也是如此地重视语言。即使是别人充耳不闻的只言片语,他也认真地接受。

   牧本想。



   --我,是改造人。

   如果自己说出口,班上的大家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大家会把这当成玩笑话吧。如果发觉我是认真的,一定会移开视线和我保持距离。

   但是,如果是九门君。他一定还是平时的面无表情。

   “是吗。我原先不知道的。”

   大概会这样说吧。或者。

   “请对这种情况下的改造进行定义。”

   是吧。

   无论如何。

   九门克绮,一定不会笑我。他不会移开目光。

   --嗯,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牧本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象。



   胃咬到自己的脚尖,于是就一脚踩下去。头盖骨碎裂,茶色的粘稠体液糊在脚上。

   牧本忍着呕吐感,继续前进。

   目标小。速度快。牙齿尖锐。虽然简单,确实人类无法应对的战斗能力。但是,它们敌不过有着强化神经的幻想。

   她破坏了阻碍前进的屏蔽门,继续向前。

   那里是手术室。



   天花板上吊下的铁钩。吊着无数的尸体。

   金发的少年少女。孩子们的年龄正处于能够比喻为天使的时期。他们的腹部割开了,肠子吊在外面。

   ‘本部……发现了人体实验场。从八岁到十五岁程度的尸体……’

   尸体摇动着。摇动着。

   不。不是尸体。金色卷发的少年,用蓝色的眼睛看着牧本。

   肠子像蛇一样蠕动。胃冲了出来。

   牧本接着发出了尖叫。



4.

   全面核战争引起的人类灭亡,曾经是一个时代中讨论的话题。大国储备更加大量的核,同时也进行耐核的研究。

   结果之一就是这个城市。

   地图上不存在的机密城市。科学实验都市‘09’。

   这里制造的是不死的士兵。

   研究无论多么高温或是放射能量都能够承受并且生存下来的人类。核战的冬天中也能够生存下来的生命力。

   这大概已经接近完成了吧。

   即使是用铁钩吊起来数十年也还会活下来。手脚无法移动的状态下,只有胃和肠子移动也能够获取营养。



   --但是,为什么?九门君。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肠子绞着她的脖子。牧本想。

   --能够想象。

   牧本描绘的九门回答。

   --冷战之下,追求核放射中也不会死亡的士兵,这件事被正当化了。但是时代过去之后,紧张淡薄了,人体试验成为了很大的丑闻。如果是宇宙开发或者核开发,还可以转为他用,这种实验……难以公开。所以这件事被放置了。就这样保留着机密的状态,和苏联的崩坏一起,连自己的存在都被遗忘了。

   --这就是这些人……被活着放在这里的理由?

   --仅仅是推测。

   牧本想,这一定是类似暑假作业的东西。

   因为是不想看到的东西所以就转头不看,然后慢慢地,越来越看不到。放在桌子里,任由它腐烂。

   --真是很过分的事情啊。

   --同意。

   --九门君。我怎么做才好呢。

   --什么怎么做?

   --我已经不行了。我不想再战斗了。

   和胃一样,蠕动的肠子也不是幻想的对手。

   但是。

   自己杀死的,不是怪物。

   是和自己一样的,人类。

   这个认识深深打击了牧本。

   --仔细听。

   ‘救救我……’(编者按:原文俄文。)

   轻柔的声音,充满了房间。

   俄语的求救。救命。幼小的低语。涟漪般的声音充满了四周。

   他们到底是在寻求怎样的帮助,只要看看他们的眼睛就能够明白。

   牧本咬着嘴唇,浑身颤抖。她切碎了捆住自己的肠子。

   她接近了一个铁钩。她用巨刃接近对方的脖子,她盯着对方的眼睛。

   微微的点头。

   --对不起。

   一闪。幼小的脑袋滚落下来。

   ‘谢谢……’(编者按:原文俄文。)

    一声谢谢。然后那成为了合唱。

   谢谢,谢谢。

   牧本将那一个个面孔刻入自己脑中,她将充满整个房间的孩子们全都杀死了。



5.

   ‘休假这种东西啊,这样一直继续,也会烦躁啊。’

   峰雪嘟囔着。

   ‘离开学典礼,还有多少天?’

   “多少天呢。”

   ‘现在,牧本在外国啊。克绮,你去过国外吗?’

   “没有。不说出国,连本州以外都没去过。”

   ‘小惠,在英国留学呢吧?去露个面如何?’

   “比起我去英国,还是她来日本比较合理吧。而且,她说了没有让我去的必要。”

   ‘是呀。’

   “嗯。峰雪出过国吗?”

   ‘不可能出国呀。老爸带着我在山里修行啊。’

   两个人对视着叹了气。

   ‘嗯,等着牧本带礼物回来,将她的经历吧。’

   “唔,同感。”

   ‘离开学典礼还有多少天呢。’

   “嗯,还有多少天呢。”



   --九门君。我回去之后,有事想讲给你听。

   充满房间的尸体之中,牧本美佐绘强忍着不流出眼泪。

   --我遇到的人。我做的事。我看见的东西。我有很多话想说。

   但是,那是无法实现的梦。

   精神控制,深深地束缚着N9幻想。

   牧本美佐绘,绝对不能说出有关任务的事情。

   自己能够说的,只有毫无新意的旅游故事。斯特拉斯帮忙创作的虚假记录。

   --那样也行。

   现在,只是单纯地怀念那个教室。上课、老师还有作业。还有各种稀松平常的对话。

   --九门君。离开学典礼,还有多少天呢。



   牧本美佐绘想要和九门克绮一起逃离斯特拉斯,必须要再等上几个月才可以。

超越0,成为1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