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626阅读
  • 6回复

[原创作品]【原创】乾的困惑(连载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budaos

学籍: 天河学园梦幻转学生

性别: 男生

发帖: 291『0』帖

天河币: 2957 枚

学分制: 6 分

贤者石: 20 颗

魅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97%

天河事: 1 条 [发表]

天河粉: 1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7-10-02
— 本帖被 爱之梦美风 从 【作品推进部】 移动到本区(2007-10-02) —
(还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故事,计划是个长篇……先放在这里,等完整了再拿出去。如果有什么不合适,请转到合适的地方吧。谢谢先!)
    乾的困惑





现在是秋风瑟瑟法桐落叶的时候,轮到洪谦和岐山值日,准确的说,是清扫足球场外围跑道上的落叶。他班正巧负责靠近法桐的这一侧,而他和他的同桌正巧负责这两周的清扫工作。同桌叫赵岐山,皮肤比他黑,个头比他高一点,性格比他内向。为了亲近,或者是顺口,洪谦称呼他的同桌为岐山,而班里的其他同学很少这样叫。这样,在最近这段时间里,如果你在下午两节课后的活动时间里放下书本,在操场上随便走走的话,就能看到两个自称老爷们的男生分别拿着两个比笤帚大那么一点的扫帚,在认认真真的扫地。

在他们俩扫地的时候,身旁不停有人经过,有到跑道围栏旁拣踢出场外的足球的,有围着跑道一圈一圈跑的,有什么事也没有就喜欢呼吸新鲜空气的,基本上都是有各种理由来操场的。而这些人基本都得从他们俩身旁经过,因为他们负责的那一大块的绝大部分是那个操场的北大门。另一个较小的门开在西面的实验楼那里。虽然实验楼的北面有一个和实验楼同时盖起来的教学楼,但并没有完全的使用,因此从西门进入操场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当然,经过的人有相当多的女生。

女生来操场的目的多是散步,也有结群来的,应该是为了一场篮球比赛打气的,也有可能是为了最近要举行的排球比赛来参观她们班级的男生训练的,而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是两个两个结伙的。

岐山并没有想太多,他更为卖力,也许是为了快点回到那个有些吵闹,但还算和谐而温暖的教室去吧。洪谦则不停的用几句相同的话语说服自己,继续低头清理那些不停下落的树叶。“一会儿就会有检查卫生的家伙来了,我们等他们检查完,就回去!”

“他们的工作效率真低下!”

“我现在一点也不累!”

岐山则一字不吭。他心里面也许在想,如果这样干下去,也许要扫到冬天的凛冽的风到来之后。

终于,洪谦忍受不了了,他提出要回教室,理由是还有两门作业没有写完,他们没有必要在这里做无用的功。而岐山说,他有三门没做完。

走还是不走?

最后他们决定,走。



走出操场的绿色围栏,穿过一个小小的还有一尊雕像占据中心的平坦空地,爬上处在三层的教室,而后,打开教室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

敌视的目光!

室内和室外的工作基本是由一个小组完成的,而在一个女生数量为绝对多数的班级里,身为男性本身就意味着更多的付出,而室内的卫生显然应该由纤弱的女生来干。但是不知道是谁的原因,女性必须纤弱,而男生必须粗壮。这是前逻辑的,但是这不是命题,而是潜规则。

那目光仿佛是一道从火焰喷射器里喷射出来的火焰,而旁边的那道则是一道从细小的喷油嘴里喷出的汽油。洪谦正视了一眼,表明自己并不害怕;岐山则低下了头,似乎缺少了点勇气。

然后,洪谦在岐山惊魂未定的时候,已经掏出了课本。课本里还夹着作业本和笔。岐山的动作有点慢,他吞吞吐吐的说了什么,但是洪谦充耳不闻。

“我还是有点担心,”岐山支支吾吾,“不知道,有不祥的预感。”

“赶快做作业吧!”

“我看,我们来了早一点,室内的打扫还没有结束,”岐山抬起头,看了看正在擦黑板的女生,小心的说,“我们还是回去再干一会吧?”

“别开玩笑了!”洪谦刚说完,就感到气氛陡然有些不对。他时常是这么大声说话的,有的女生就经常跟他讲,上课不要说话,因为他说话即便声音很小,但都一定很清晰,即使是站在讲台上的老师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一个强壮的女生冲了过来,洪谦赶紧站了起来。他是打过架的,知道如果他不站起来,马上就要吃亏的。更何况,这个叫做司马月盈的女生体重可能是他的1.2到1.5倍。但是,岐山的反应显然比较慢。而现在司马月盈已经站到了岐山的面前。岐山低着头,仍然没有站起来。

真是不可思议!

岐山居然被司马月盈提起来了!

司马月盈一手攥住了岐山的领口,然后岐山就被迫站了起来!

整个教室都立刻安静起来。

洪谦显然更老到点,开始解释说,由于是男生,干的快一点是很正常的。司马月盈没有说话,仍然用目光切割着岐山的勇气。

岐山似乎并没有作反抗的准备。

教室后的时钟一秒一秒的走着。

洪谦能已经能感到许多女生投来的关心的目光了,毕竟,司马月盈这么做是有些过分。司马月盈松开了手。

在一旁的女生一阵小心的议论。

真是不可思议!

司马月盈居然哭了!

又没有人欺负她,洪谦什么也没说,岐山也是一副很服气的样子。真的很没道理。她跑出了教室。洪谦和岐山前排的女生冯娇娇对赵岐山说,可能是去找班主任了。

洪谦显得一点都不担心,而岐山则忧心忡忡。
[ 此贴被budaos在2007-10-02 17:15重新编辑 ]
2条评分
爱之梦美风 课业学分 +2 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不 .. 2007-10-02
爱之梦美风 课业学分 +2 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不 .. 2007-10-02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http://budaos.lofter.com/view
时光是块易忽略的橡皮,将旧日的愉快和忧伤擦去;现今是那支握着的铅笔,能写几首浓烈或平淡的诗。

学籍: 学园校长

性别: 女生

发帖: 9850『67』帖

天河币: 5 枚

学分制: 599 分

贤者石: 70 颗

魅力值: 568 点 [邀请]

经验值: 99%

天河事: 654 条 [发表]

天河粉: 230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7-10-02
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不过因为还只是开头,还看不出来什么……请继续努力啊,相信完全写完后会是一篇好文的!
离线coffeelee

学籍: 天河大学教授

性别: 男生

发帖: 2186『3』帖

天河币: 0 枚

学分制: 0 分

贤者石: 0 颗

魅力值: 523 点 [邀请]

经验值: 73%

天河事: 3 条 [发表]

天河粉: 25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7-10-03
很不错啊,支持一下,以后更新必看
清澈的水里  缺少了鱼儿的影子
离线budaos

学籍: 天河学园梦幻转学生

性别: 男生

发帖: 291『0』帖

天河币: 2957 枚

学分制: 6 分

贤者石: 20 颗

魅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97%

天河事: 1 条 [发表]

天河粉: 1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7-10-03
恐怕要耐心些了..
http://budaos.lofter.com/view
时光是块易忽略的橡皮,将旧日的愉快和忧伤擦去;现今是那支握着的铅笔,能写几首浓烈或平淡的诗。
离线budaos

学籍: 天河学园梦幻转学生

性别: 男生

发帖: 291『0』帖

天河币: 2957 枚

学分制: 6 分

贤者石: 20 颗

魅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97%

天河事: 1 条 [发表]

天河粉: 1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7-10-07
国庆节,哎,有时间,用了两个多小时写的第二部分。因为大家的支持!

乾的困惑 连载2

傍晚最后一节课的上课铃响了,在这之前是长达60分钟的课外活动时间。司马月盈仍然没有回来。

这节课是数学课,数学老师是一个一般个头的青年男性,姓姜,他很受本班女生的欢迎。据说他还没有结婚,这是女生们经常讨论的话题,而结论却很罗曼蒂克,应该是两个相爱的人却有王母娘娘划下的银河。有时候,洪谦在无聊的时候,也会侧着脑袋,听那群女生的议论,特别是对这件事的议论,因为最后,她们会集体诅咒什么。

现在是上课,手机不能发出声响了,教室突然间变的很安静。姜老师在抄写一道题目,他说这道题很难解的。在此之前,他讲了几句开场白,还提到了“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的诡论,说这是庄子说的。当时,只有洪谦撇了撇嘴,由于他坐最后一排,除了老师之外,没有人察觉到。然后,洪谦便低头思考什么了,大概是想回忆起这个诡论的真正出处吧。

      “是公孙龙说的,”洪谦的声音很小,“对,是公孙龙。”

班里的同学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姜老师也没有停下来,他继续用工整的字体抄写着。

“她姓司马,”声音也很小,声源是岐山的舌尖附近,“不姓公孙。”

“没事的,你想的太多了,”洪谦想笑,但是笑不出来,“她是个傻瓜。”

前面已经有女生回头看洪谦了,显然是对他破坏教室安静的嫌恶。

题目看起来很长,已经抄写了长长的五行了,洪谦抬起头来,叹了口气。

一天下来,许多同学都已经很疲惫了,从姜的眼神里,也能察觉出一丝倦怠。

“我们为什么来学习呢?是为了我们更好的将来。同学们都坐起来吧!”题目已经抄完,他转身,开始做讲课前的动员。

许多都被成功的动员了,只有一个,小波。

他的姓名是连波波,只有教语文的沈老师爱喊,同学们好像只知道他的这个外号,也不算外号,最多是个昵称。其实,他也甘愿同学喊他小波,因为连波波这三个字放在一起实在别扭。

一束经过校外西山的的光线正好打在他放在课桌上面的头上,而这时正是所有人都注意他的时候。

有些惊叹声已经毫无掩饰了,姜在笑,一种很特殊的似乎有些痛楚的微笑。这种微笑就像他的名片,可以经常看到,但没见第二个人这么笑过。

小波一个人霸占了最后一排最南面的桌子,所以没人叫醒他。距离他最近的是岐山。

岐山终于反应过来了,他站起身,先是裂开嘴笑笑,然后抓住小波的肩膀,把他扶正,然后松开手。小波的脑袋再次接触桌面的时候,他开始清醒了。

“什么事,”小波有些不耐烦,“你干什么的?”

教室里一阵哄笑。

“好了,同学们,我们开始做这样一道题。”姜开始认真的讲课了。

岐山有些不安分,似乎刚才的举动并没有满足他。

洪谦则开始扫描全班的同学。第一排,8个人,全是女的,关系都不错;第二排,8个人,全是女的,有一个叫吴倩倩的关系最好;第三排,8个人,有两个男的,傻瓜,女的还都友好;第四排,8个人,其中有个喜欢看漫画的女的叫朱小姝,她有个很老实的同桌李琴棋,旁边的是见洪谦就微笑的王灿,剩下5个女的基本没怎么说过话;第五排,一个男的叫秦国建,同学们对这个名字的引申很多,但他却是个粗壮的老实人,说话不多,一个女的叫冯娇娇,坐岐山前面,她的同桌周鑫池,女的除了身高都超过165外,也没什么好说的;第六排,7个人,除了刚才介绍过的小波外,依次往北是同桌的岐山、洪谦,同桌的女生郭虹、许梦珊,同桌的女生司马月盈和蒙思雅。全班一共6个男生。这似乎也决定了在冬季足球赛中他们班的成绩。

洪谦最讨厌的只有两个,司马月盈和蒙思雅。简直不是冤家不聚头,哎!

下课铃响了。

“这么快就下课了。”洪谦有些惊诧。

“我感觉很慢,”岐山问,“要不要等告状的?”

“放学了,你晃晃头,听有水声吗,”洪谦故意问,“还不赶紧撤?”

“哦。”岐山开始收拾书包。

洪谦就装了一本书,提着书包跑向学校大门了。

学校的人真多啊!简直就是潮流,这股潮流涌向大门和通往临近的大学的后门,很是壮观。毕竟,这是个一个年级就超过千人的学校。

当洪谦跑到最近的一个公共汽车小站的时候,那里已经挤满了同校同学,谁让他在第三层上课呢?可是后来洪谦又开始可怜在最高层六层上课的同学,然后他阿Q似的笑了笑。

67路来了,他艰难的上了已经饱和的公共汽车。

岐山似乎在等谁,他的动作缓慢。洪谦已经在车上的时候,他的书包似乎还没有整理好,他又重新码了码放在课桌里的书。

如果按照常理,他和洪谦应该乘一班车,但是显然,他不喜欢这么做。在同学和老师的印象里,岐山是个慢条斯理又爱恶作剧的家伙。他的有些意料之外的举动在洪谦眼里也已经变得很正常了。

前排的冯娇娇和周鑫池也没有很快走,她们总是在学校做完作业才回家的。因为学校的灯光不要钱吗?也许不是,她们喜欢一边聊天一边做作业。这个岐山知道,岐山也插了几句话,然后看了看窗外有些发紫的天色。

看来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提起书包,下了教学楼,朝学校大门走去。

这时的人显然要少很多。

校园大道上的人的速度也很慢。

比较刚刚的潮流,简直是两个世界。

法桐在摇晃,秋风保持着故有的性格。

枯的、黄褐色的法桐叶落了满地都是,他们俩扫过的地方也一样,就在岐山所在的大道的南面。秋风在继续扫着那片地方,但又有许多法桐叶飘落。
2条评分
焰中红叶 课业学分 +2 再接再厉,期待您的佳作! 2007-10-07
焰中红叶 课业学分 +2 再接再厉,期待您的佳作! 2007-10-07
http://budaos.lofter.com/view
时光是块易忽略的橡皮,将旧日的愉快和忧伤擦去;现今是那支握着的铅笔,能写几首浓烈或平淡的诗。
离线焰中红叶

学籍: 天河大学教授

性别: 男生

发帖: 5437『6』帖

天河币: 620 枚

学分制: 106 分

贤者石: 200 颗

魅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55%

天河事: 7 条 [发表]

天河粉: 56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7-10-07
久违的校园故事,希望能够坚持下去。

有两点意见,请阁下思索一下。

第一:我个人感觉故事情节进入的有些缓慢。

第二:场景和人物变换过于频繁,有一点点流水帐的感觉。

以上只是个人意见,期待您的佳作。
生命至白,爱情至纯,光似落雪,人类脆弱的灵魂能否受的住欲望的诱惑?
离线budaos

学籍: 天河学园梦幻转学生

性别: 男生

发帖: 291『0』帖

天河币: 2957 枚

学分制: 6 分

贤者石: 20 颗

魅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97%

天河事: 1 条 [发表]

天河粉: 1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7-10-12
引用第5楼焰中红叶于2007-10-07 18:21发表的  :
久违的校园故事,希望能够坚持下去。
有两点意见,请阁下思索一下。
第一:我个人感觉故事情节进入的有些缓慢。
.......

因为是长篇,而且不是同人作品,所以开头不能像同人作品一样开门见山。
我个人感觉还是稳扎稳打比较实际,也能得到广泛的欢迎吧。
总之,进程会比较慢。
这是个人性格决定的。


法国梧桐 法桐
http://budaos.lofter.com/view
时光是块易忽略的橡皮,将旧日的愉快和忧伤擦去;现今是那支握着的铅笔,能写几首浓烈或平淡的诗。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