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114阅读
  • 12回复

[清泉文化祭文]末代家的捉迷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saito000

学籍: 诚林学级

性别: 妖生

发帖: 47『1』帖

天河币: 861 枚

学分制: 25 分

奖学金: 2 元

声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27%

日志数: 3 条 [发表]

粉丝数: 8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0-10-21
— 本帖被 爱之梦美风 从 【Gal Game文化祭活动专区】 移动到本区(2011-01-20) —
同样在贴吧来到天河学园的我,第一贴决定在这里     
这篇是不涉及其他动漫,也就说是原创故事。


====

五年前他突然在世界上消失了,醒来的时候已经被鬼带到不认识的地方。 「来玩捉迷藏吧。」失去记忆的他不知道起因,同时发现世界上没有人看到他。即使如此他还是不能不逃。此后五年时间他一直依靠自己和鬼玩着赌上生命的捉迷藏。直到现在,偶然一次逃走下,他逃到这个小岛,末代魁的命运便开始有所改变。

序 鬼的捉迷藏

「捉迷藏开始了。」
「谁也看不见汝,汝已经在世界上消失。」
在黑夜中,鬼抓住我的脖子,向我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哈哈--」它笑起来。
「你在说什么……」头很痛。
「不想死就给我逃!」
啊-!!把我摔到地上……
然后它步入黑影之中消失……

 就这样五年时间,我带上背包不知道逃到多少地方去,可是鬼仍不肯放过我。现在我又离开原先的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去,这里即使不是晚上的天空依然清楚看见天上的繁星。实在很不可思议。这里-倾星市,以后将变为捉迷藏的新地方。

  时间是下午三时,我一个人在倾星市公园散步着,看着公园的人,他们每个人也有人相伴,而我想找个聊天对象也没有,因为谁也看不见我……我停下来走到公园中的小亭台坐下。朋友?恋人?家人?现今十八岁的我还是这种空气、透明、不存在的人,一定沾不上边吧。

  一阵阵微风吹过,我正在享受微风轻轻抚摸着我的触感,对啊,还有风你可以看到我,就这样胡思乱想底下我将迎接漫长的晚上。

  捉迷藏又再开始,我要逃走,不断地逃,跌倒也要逃,不管什么事也要逃。只要能逃到黎明时候就是我的胜利。鬼怎样出现我并不知道,但是我能够感觉到鬼的气息。正好在跑出公园后的一段小路后-
「啊啊啊啊!!!!」鬼正跟上我的脚步在身后大叫。鬼-外形高两米,长而强悍的手臂,要是被鬼用手臂击中,我想看不了明天的了。即使不用手臂攻击,鬼的兽牙更是恐怖,我见识过鬼张开口把整架卡车吞下,什么构造我不清楚,但这就是黑色鬼神的身躯。现在只能向前逃了。结果来到倾星市市中心的商场。我马上跑到市中心商场里的超市,来到这里应该可以松一口气。顺便拿下了几包零食做为粮食放进背包去。

这场只有我和鬼的捉迷藏到底何时才可以结束?还离黎明时间十小时…在我想着何时结束时。商场无故停电,我马上走出超市看到-在商场的顾客立刻形成了恐慌。现在画面就是一片漆黑和尖叫声。是鬼干的吧?如果鬼是单纯生物还好,但是就像这种有智慧的生物更是恐怖,所以人类才这么害怕。到底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一是打倒鬼,二是投降。
「才没有这种选项,我的选项只有一个,逃走」为什么只有逃走这个选项?因为我放弃了,所以只能够逃走,在没有人可以帮助我的世界里。接着闭起左眼,让左眼慢慢习惯黑暗的环境,右眼则保持警戒。可以了,已经可以看清楚。鬼的气息虽然很接近,但还算安全距离。计算好后,开始跑起来。
正当我在漆黑的商场跑到大门的时候-
  一名哭泣的小孩正喊着「妈妈你在哪里?」他和妈妈走散了吧。我四周环视了一圈后,很快地发现那名小孩的妈妈也正喊着他。我应该出手帮忙吗?不,没用的,他们是看不到我,鬼也一样看不到。不过不太需要担心,鬼从来不会攻击不相关的人,除了我就是了。 「唉-」我转头再次向大门前进。

两头鬼正站着不动,看来还没察觉到我。这让我再次松了一口气。
「正面突破吧。」
为了增加信心而对自己说着。
一口气冲到大门,鬼也察觉到我了,但是不要紧,只要我能够闪开鬼的攻击便没问题,我对自己有着信心。
两者距离三米。
我从背包拿出粉末洒向鬼。
距离两米
鬼视线被粉末阻碍了。
距离一米
决胜负只要一秒。
「好机会-!」
突袭很顺利地成功,我穿过了两头鬼之间。不过,接下来的希望,却变成希望中的绝望。
「什么回事?在开聚会吗?」
在商场外的街道站着一群鬼,气息完全隐藏。可恶-!被罢了一道-
我再次望向周围,鬼,鬼,鬼,还是鬼。但是在左边的路上没有鬼,陷阱吗?没时间再多想了,因为鬼正向我迫近,看来聚会我是主角呢。我只好逃向左边的路上。接下来鬼已经不是一两头地出现,而是数群,数十群地出现。但是必定有空缺被我逃过。说不定我很强?

不停跑着的我来到倾星市的左翼废弃码头……
「糟糕,这是陷阱啊-」没有可以利用的东西和避藏的地方,在这里空无一物,其实我很弱吧。在这情况下我还说废话说不定我没有紧张感,不是的,面对怪物有人不紧张吗?我只是每晚也看到怪物,自然地习惯起来罢了。
回到现在我正被鬼群慢慢迫近到码头边缘。
「可恶-!!」现在唯一只有对死亡的恐惧和生存的希望。
慢慢迫近……
「别再靠过来!」又是这种情况。
有谁,有谁能够拯救我吗?在这没有人知道我的世界里,真的会有人来拯救我吗?
「没有,绝对没有,不然早已经出现了。」
是啊,这是不可能的事。我已经不知道由心中叫了多少次。
「放弃吧……然后逃走下去!」
我跳到大海中--
或许就此丧命也说不定,但是我愿意一试。
意识开始蒙糊不清……

[ 此帖被saito000在2010-10-21 02:08重新编辑 ]
9条评分幸运币+2信仰值+1天河币+80学分制+9
爱之梦美风 幸运币 +1 最后再次感谢您参与本次Gal Game文化祭,让大家欣赏到了如此佳文,以后也请支持我们! 2011-01-20
爱之梦美风 学分制 +2 最后阶段的鼓励奖为:价值+100枚学园币的属性校徽一枚、记忆的叶片+1叶、课业学分+2分、学园币+15枚! 2011-01-20
爱之梦美风 天河币 +15 另外优胜文章将于即日起保存至图书馆,并且将获得最后阶段的鼓励奖奖励。 2011-01-20
爱之梦美风 信仰值 +1 最后再次感谢您参与本次Gal Game文化祭,让大家欣赏到了如此佳文,以后也请支持我们! 2011-01-20
爱之梦美风 学分制 +5 第三名奖励为:价值+500枚学园币的限量版校徽一枚、纯爱+1爱、正义之光+2个、课业学分+5分、学园币+50枚! 2011-01-20
爱之梦美风 天河币 +50 恭喜您的文章获得了文化祭第三名的优胜!所有优胜文章都将保存至图书馆,并且获得第三名优胜奖励! 2011-01-20
爱之梦美风 学园币 +15 在此再次感谢您的参与,以后也请继续支持我们!不胜感激! 2010-12-04
爱之梦美风 课业学分 +2 第一阶段的鼓励奖为:价值+100枚学园币的属性校徽一枚、记忆的叶片+1叶、课业学分+2分、学园币+15枚! 2010-12-04
爱之梦美风 记忆的叶片 +1 第三季Gal Game文化祭正式闭幕,即日起进入评比阶段,所有参加文化祭的作品都将得到第一阶段的鼓励奖。 2010-12-04
离线saito000

学籍: 诚林学级

性别: 妖生

发帖: 47『1』帖

天河币: 861 枚

学分制: 25 分

奖学金: 2 元

声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27%

日志数: 3 条 [发表]

粉丝数: 8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0-10-21

第一章 白朝小岛

……海浪声、在不远处的船声、以及没有人在这里的宁静声音,更加没有鬼的声音。看来是成功逃走了。我醒来后一直在这不认识的沙滩上躺着。
「好难受……」被海水拍打的衣服湿漉漉,浑身不舒服的感觉。我站起来脱下上衣让海风吹干。 「要脱下长裤吗,还是算了吧。」我也想脱下湿透的长裤,不过想了一想还是不要脱比较好,即使知道没有人可以留意到我,即使像空气一样,还是透明人更加合适?总之全粿身体还是算了吧。

被海风一直吹起的上衣完全没有干透的意思,我想也是,海风也带着湿气,真不舒服啊。我穿起还没干透的上衣走出沙滩,看了看电子表现在时间是早上的七时正。

又逃到一个新地方了,这里也是今后成为捉迷藏的地方吧。咦……捉迷藏的地方?说起来我为什么会在沙滩上躺着,不,我记得的,对了!想起来了是鬼的捉迷藏。当时完全被鬼迫到绝境,结果毫无办法下我便跳海逃生。想到这里,我还真是做了极度危险的自杀行为,会死吗?结果上我是活下来了。唯一损失只有一直陪伴我的背包。

走着走着,想着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森林去。我到底要去那里?这里又是那里?为什么一个人也没看到?难道我漂泊到无人的地方?此时,我的肚子回答了我,「我要吃饭啊~」,咦?肚子会说话耶……

人呢,只要有多余时间便会胡思乱想,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我很喜欢这个森林、食物、水、材料、居所、这种最低限度的生活已经足够了。至少不会饿死,不会露宿街头来的好。食物上在以前想过了,没有人看到我,我可以随便到便利店吃个饱,居住的地方也是。但是如果万一我被迫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我能依靠的只有野外森林了,所以今天的万一,我毫无压力,不竟以前也有这种经验。很快地,在森林里找到食物-各种水果。我还以为会找到动物之类的。 「想吃肉啊,身体需要而已,我可不残忍呢。」如果我现在手握肉的话此话真是令人信不过。没有动物也没办法,因为森林跟我说不远处有人类居住。人类用双脚走出的道路、人类用双手砍伐的树木、人类用双眼赶走野生动物的森林。呼,我是真的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没有人的世界啦,哈哈……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特别是我自己说出来。

吃饱水果后的我,在森林中心找到了一条难得清澈看到底的小河。 「所以我顺便洗了个澡~」是不是自言自语变多了?先享受一下久违的洗澡再说-但是我发现有人正在小河旁边看着我……

「……」少女正在注视我。
「……」全祼的我也看着她。
在看我?不,没可能,不会有这种事,估计她在看河底的小石头看呆了吧。我极力地否认她在看我。继续我的洗澡-
「……」少女正在注视我的祼体。

在看我?不,真的在看我啊!不,不,先冷静一下,这是没可能的事吧。虽然如此我还是结束洗澡准备穿起衣服逃走时-


「变态,你好。」少女在跟我说话?
「好。」拿起裤子的我也试着回应。
她是真的看到我?先穿起裤子再说。
「………」少女沉默不语。
……怎么回事,她不回答是因为她听不到我的话还是不说话而已?
咦,变态是指我吗?
「等一下-!我才不是变态!」
「更何况是你在看我吧!」
正常情况下,女生那边不是要尖叫的吗?
「而且为什么你可以看到我?」
我穿起已经干透了的上衣问道。
「当然看到你在妙龄少女面前光明正大地全祼洗澡。这行为不叫变态,叫什么呢?」
「天大的误会啊!!你听我解释-」
「跟警察说吧。」
她真的拿起电话。
「不要-----!」
「……你不要哭,就这么害怕警察吗?」
咦?哭?为什么?
「不是,只是很久很久没和人说话了……不自觉……」
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她真的看到我而且在和我说话。
少女看着我一会儿后,她带点怀疑口吻开口说道。
「你果然是变态,被囚禁了很久吧?」
说不定少女不懂同情为何物。我擦去在发热的眼角中的眼泪。因为她这句话,没心情感伤了,其实她很温柔啊?
「唉,注意一下自己的说话吧,明显我是长辈。」
「即使你这样说,你是变态的事实也不会变的。」
唉唉,转移话题失败。要解释实在很难说个清楚,我可是空气,透明,没有人可以看见我的人呢。就这样说出来,绝对会认为是个白痴。
「白痴。」
看吧,我说了。

少女轻轻咳,好像下一句话会是很重要的样子。
「你知道这条河吗?我想也不知道吧,这是支神神社的地方。」
所以呢?
「所以你侵入了我们神社地方,而且不单止是侵入这么简单,还吃了我们神社种植的水果吧?」
真的很重要啊,说不定她早在我森林摘水果时已经在了。
「现在有两个选择给你选。」
「一,乖乖地跟我到警局。」
「二,乖乖地跟我到囚牢。」
我哭,这是选择吗?
「好了,你要选择那个?」
无视了我的问题,强迫我作出选择。
「我当然是选三,逃走!」
我最擅长逃走了,再见。我马上转身与少女的反方向跑去森林,当我回头时少女已经看不见了,虽然她能够看见我,但是不逃的话会很麻烦。咦?话说我为什么要逃?不好,我怕什么!
有时候人会变得白痴起来,我想现在我就是了。
「你去哪?」少女不知何时与我并肩跑着。
「不知道……」
竟然能与我并肩跑着,我承认你了!
「是吗?」
我停下来了,老实说能追上我,我再逃也没意义。那是我认为比较聪明的做法。绝对不是我输给了她。
「是,是。」少女有点听不耐烦。 「那么,你的选择是那一个?」
还再说,你放过我吧!
「不可能。」
好吧,毕竟是我让她看我祼体,而且那地方也是她的。我应该做好心理准备。
「我收下了你的觉悟,请在囚牢好好反省。」
咦?我可是选择一呢。
「反正最后也会变成选择二。」
太不讲理了吧!选择一可是有无限可能性,说不定警察会放过我。
「那是不可能的,我家很有钱。」
哈哈,难怪难怪……
「也就是死定了就是这样?」我故且不说你突然改口放过我。
「是啊。」
「大小姐-!」森林间突然出现了一位老人-以衣服来说,应该是一位管家。看来他正在找他们家的大小姐。
也就是对我穷追不舍的少女。
「大小姐,老爷很担心你,说你又跑到森林去。」
「回去吧。」老管家摧促说道。
「知道了,但是等我一下,我要处理他。」
我还以为她会对老管家扭别扭,然而她在看我,处理我吗?
「处理他?大小姐在看什么?」老管家看来不太明白。
当然了,你是看不到我的,这时候对自己的不存在开心实在不好。
少女睁了睁眼睛说「是吗?你果然看不到他。」
果然看不到我?
当我试想向少女问出问题时候,少女的手轻轻放在我胸口上,第一次被人触摸感觉是怎样?那是令你一下子头晕目眩的感觉……



早上时间十二时正,电子表上清楚显示。 「我竟然昏了五小时。」我又躺下来了,脸向天花板想着,到底发生什么回事?最近的女生是不是有只要碰一下,便会令人昏倒这种能力?这是普通人吗?我到底在想什么?只要有多余时间便会胡思乱想,看来成了坏习惯。倒不如思考这里是那里比较好。躺下的我转了身体,改为打侧睡。
「……」你在啊!少女正在我旁边不远看着我。
或许刚刚没留意到,她一直身穿巫女服装,脸上浮现有点神气的样子。不过在我看来,只是个奇怪,说话有点刺耳的女生。
「这里是?」我姿势改为坐着询问道。
「支神神社。还真对不起,我是个奇怪女生,说话很刺耳吧。」读心术?!还是脸上写了我的心声,我对着周围环视了一周,古式神社风格的房间,的确这里是神社。
话说不是要把我送到囚牢吗?
「你希望的话我马上去办,如何?」她微倾着头。
还是算了吧。比起送到囚牢我更加关心你所说的最后一句。
「你好像知道我的事?」知道我这个不存在的人的事。甚至有感觉她比我还清楚一切。
「我是支神麻寻。」少女突然自我介绍。啊啊,也是,我们还不知道大家的名字,没有称呼会很困扰的。
当我说出名字后她表情有点改变,难道我的名字很特别吗?
「末代……魁吗?那么,你是哪里来的?」
「不知道,甚至出生在哪已经忘记了。」我回答支神的问题。这是真的,正确说对五年前的记忆完全没有了。
「你怎样来这里?」支神再次向我询问。
……之后我详细说了我在倾星市漂流到这里的原因。
「嗯-很明显是鬼引发的怪异事件。」
「是这样吗?」
「咦?」支神你果然知道我的事!
「喂!你是知道的吧!快给我说清楚啊!」我心急起来走到支神面前摇晃她。
笨蛋
,别摇我啊!」
呜……我失态了。
「是我不好,抱歉。」
「嗯,因为我是巫女所以知道一些,不过详细内容我忘记了。」
「是吗……」我有点失望。
「……详细的话在神社的藏书馆其中书籍上有写。」
「咦,真的吗?」我站起身体表示去藏书馆。
「现在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一个人先找,我还有事在身。」
「嗯,没问题啊,赶快带我去吧。」
就这样我被支神她带到神社的地下室藏书馆门前。途中有不少信徒向支神打招呼,也就说支神果然是一名巫女。
「我不像吗?」支神冷冷的眼神盯着我。
别生气,只是有点难以相信的感觉而已。
「人不可以貌信,你这句没听过吗?」
然后支神从衣袋中拿出锁匙打开了藏书馆门并进去「这里就是了。」我也跟着后头进去。
这里的门不是刚才房间的纸门。看来藏书馆并不开放,而且很重要的样子。
「我是时候走了,锁要不要锁上好呢?」她在开玩笑?
「等一下!不要锁上!这里又不是囚牢?」
「……」咦?她不说话啊,不会真的吧……当然是假的。
最后在支神她走时我向她问了一条很在意的问题。
「从一开始,你已经打算帮助我?」
在小河的胡闹时候也是,支神一定是知道我的事才把我带来这里。
说不定她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好人吧。
然后支神是这样回答的。
「谁知道呢。」
我还是搞不懂她的意图。


来到地下室藏书馆后,我发觉「真的是地下室吗?」完全没有地下室那种深沉阴冷。空间很大,藏书量也十足。一年待在这里我想也没问题,因为啊……到底那本书才是我需要的那本呢?

  「好累……」已经在藏书馆一小时了,还没找到我需要的那本,虽然如此,藏书馆却意外地解答了我不少。首先这里是哪里?这里是支神神社,位于倾星市数公里外的一坐四千人口居住的“白朝”小岛。特别一说我在白朝手抄历史书中发现支神神社来头可不少,在一百多年前,白朝当时发生怪异事件令当地村民十分恐慌,直到一名叫支神道的阴阳师来到白朝才把怪异事件解决,而实际上事件还未能完美解决,后来就这样在白朝建立了神社。并不是为了伺候那位神明,而是以作为驱邪镇煞而存在。
「还真的有这种事。」在这个普通的现实世界,基本不可能存在这种非现实的事。当然了,这是限定在现实世界的人的想法。我是绝对相信真的发生了,世界上无奇不有大概可以包括一切,包括我的事和支神麻寻,她一定有某种力量……说起来支神神社的历史,到底怪异事件是什么?很令人在意啊,但是以手抄本来说,往往事实是很难认清的,毕竟是一百年前的事了。在人们传诵下,不多不少会经以修正美化或是错误地扭曲。
我无奈地盖上手抄本说着。
「唉,还真无聊。有人能跟我说句话吗?」那是没可能的。
之后又过了一小时,现在我的搜索还不到藏书馆的十分一,不,应该是五十分一。 「话说至少给我书名……」好想放弃,逃走吧。

正当我想走出藏书馆时,感觉到有人要进来。
「危险,危险。」
我反射性地藏到书架的后侧,我为什么要藏起来啊,又不是做了什么窥心事。所以我光明正大走了出来看着他-他是刚刚的老管家。
「门什么时候没有锁上?」
语毕,他进来东张西望后,又走到藏书馆的门。
「没有人进过来,呼……」老管家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道。
幸好我每次看完的书也乖乖放回原位呢。想到这里我记起刚刚一本名为支神神社录的文献,假设我被发现了,会以触犯神社之物被处火刑。
当我想着这些无谓事情,藏书馆的门锁被老管家锁上。
瞬间头脑一片混乱-
「-----------!」
「……会死!」
放开我……
「……会死!」
我不要在这里……
「……会死」
绝对会死!
不要!
「我会死!!」
这里没地方躲藏!
「夜晚的话……」
「夜晚的话……」「鬼……」
不赶快逃走,不逃走的话!
「不要!」「不要!」「不要--!」
没错了-赶快点把门破坏掉-可恶-畜生啊--!
「啊-----!!!!!」
藏书馆的门正被我沾满自己血的双手敲打着。眼前什么也没看见,黑暗,恐惧,由心底发出的各种令人抓狂的感情驱动现在的我。
呼吸很困难,快要窒息一样-
挥出左拳尝试破坏眼前的门「还不能在这里结束-这里不是我该待的地方!!」
快点-快点-给我快一点,一秒也好-我要逃走-这里是我一秒钟都不能呆下去的讨厌地方。
又挥出右拳,正想打向门时,我动作停下来了-我已经「放弃吧,只要逃走好了。」这就是五年间,我从鬼捉迷藏领悟到的东西?
「但是逃走不了呢。」门已经被锁上,哪里也去不到。那时候只要痛恨自己就可以了?
「既然不能逃走,就绝对不能放弃。」不管使出任何手段也要做出逃走这种行经才是我从鬼捉迷藏领悟到真正东西!

一分钟,十分钟,一小时,藏书馆的门还是打不开,甚至拳打脚踢后我把头也当为攻击还是打不开,明明只是一道普通得要死的门。可恶-我太弱小。
我没力气地跪下来。正准备从口袋中拿出打火机时候-我感觉到有人要进来,支神她终于回来。
「你迟来一点我可要放火烧藏书馆引人注意。」
即使有可能把自己烧死。
「真是场闹剧。」我松了一口气……

五年之间,我就是以这样子活过来。

「……咦?」支神她打开门探头看着跪地的我,又说着,「魁!」她是第一次叫我的名字的吗?

我闭上双眼-

[ 此帖被saito000在2010-10-22 01:11重新编辑 ]
离线saito000

学籍: 诚林学级

性别: 妖生

发帖: 47『1』帖

天河币: 861 枚

学分制: 25 分

奖学金: 2 元

声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27%

日志数: 3 条 [发表]

粉丝数: 8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0-10-21

第二章 黄昏色的开始

「痛-!」涂上我双手以及额头的酒精发挥消毒作用,使得我忍不住喊痛起来。
「不要动。」支神她专心把酒精涂到伤口去-由藏书馆出来后我们到了刚才休息过的房间处理伤口。时间上又过了一小时,刚好是下午五小时正。
「……」消毒期间我们并没有说话,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消毒完毕为此。
「好了,没问题。」支神把OK绷也贴好了。幸好不是什么大的伤口,只是磨损了皮的大不了程度,不过还是很痛就是。
「谢谢。」
「发生什么事?」支神现在才向我问道。难道刚刚的沉默是等待我说出原因吗?反正又不是什么不能对别人说的秘密,所以我决定说出来。
「因为鬼的捉迷藏关系,我变得在密室或是没有出口的地方便会发狂,直到我找到“出口”逃走为此。」不能不逃的意识已经深深打入我的心中。
「每天也受鬼的关照,不知不觉也变成这样子啦。」
「……」支神又保持沉默。
「我说你从刚刚已经崩紧脸了…不要担心啦。」
「不……不是担心……」支神有点难以开口又说着-「既然这样为什么不选择放弃……生命。」
「不可能!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放弃生命的确是逃走了,但不是我要的逃走方法。
突然支神说了一句话,「对不起,魁」
「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我说谎了……」
「说谎又是什么意思?」我实在搞不懂支神她想说什么…
「因为我是清楚知道你的事-“迷藏鬼“」
「如果我没有说谎,你就不用到藏书馆,也不会发生令你受伤的事……」
原来是这样,由刚才已经感觉到支神她态度软化。是因为说谎了使得他人受伤而不安的心情。
「但是有说谎的必要吗?」最令我不解的地方。
「…………」支神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为什么不回答我?」
「…………因为,我想你到藏书馆。」
目的是什么?
「……恶作剧,利用藏书馆藏书量折磨你。」
「支神其实你不是真心要帮助我的吧!由一开始这就是你的目的?」
「………」她又不说话了而且双眼有点湿润。我说得有点过份了吗?
「唉……我原谅你就行了吧,不过你要说出一切。」
我可不想看到你哭。

结果答案没有在藏书馆找到,反而答案早在自己的身边。我辛苦的两小时完全是白忙。而且离夜晚已经很近了-离黄昏结束时间还有一小时。

「咳…魁,我要说了-」支神拍拍脸颊之后围绕房间走动。
「“迷藏鬼“是众多鬼神其中之一,喜欢把捉来的人类消除记忆并且施加零存在感后才放走,然后迷藏鬼便会开始狩猎。也就是迷藏鬼和人类的所谓捉迷藏。 」
「基本上是这样……」支神一边转动手指一边说出迷藏鬼的由来。
「支神你不肯定我会很困扰。」而我则是站到窗边看着夕阳聆听支神的话。
她继续说下去。
「而失忆和零存在感,相信你也知道。为什么迷藏鬼要这样做?」
「我知道。」
亲身经历过的我十分有资格回答-
「因为要把过去抹杀。所有因缘关系全部消失了的话,就只余下我自己一人了。零存在感也是,让人看不见,听不见我,把我和世界完全间断。」
在一个人的世界是什么滋味?
老实说已经不重要,我也不想多想什么,经过长久时间我已经变得无所谓,因为眼前下有更加值得在意的东西。我马上切入正题。
「捉迷藏有方法可以解除或消失吗?」
「有是有,不过对你来很困难。」
「首先你想想捉迷藏玩法。」我说支神你不要卖关子了。
「唉,别不动脑筋好吗?即使别人清楚说了,但是你自己不能理解的话,也是徒劳无功。给我好好想清楚!」
……现在不是斗嘴时候,我只好乖乖地回答。
「一个当鬼,其他人则是当被鬼找的人,那叫什么?……记得是匿藏者?然后匿藏者要躲起来,之后当鬼的人便去找匿藏者,直到所有匿藏者被鬼找出来。」
「嗯,这是你的捉迷藏玩法吧。」
「咦?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支神的意思。
「你为什么会懂捉迷藏的玩法?因为玩过才懂得,但这是你的捉迷藏玩法,在不同地方、不同人,捉迷藏的玩法也大不同。」
我有点明白支神的意思了。
「也就说鬼,迷藏鬼的捉迷藏也不一样是吧?」
「嗯,但是全部捉迷藏也有共通点。」
不,我还是不明白支神的意思。
「唉,一个是捉住为目的,一个是不被捉住为目的,狩者与被狩者的关系。」
「只要其中一方的关系消失了,捉迷藏也会结束。」
「另外,必需被狩者亲自解决。这就是迷藏鬼的反捉迷藏规则。」
只要我把迷藏鬼解决所有事便会结束是吗……
「做得到吗-!」不可能,对我来说简直是天上的星星。
「魁……」
无力感涌上心头,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没有,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
此时,习惯了这段时间的身体告诉我看一下电子表。
「哈哈哈……」
我看着电子表的时间露出无力的笑容。

我望向窗外,是啊,黄昏已经结束。也就是说夜晚来了。晚上七时,今晚在这里和迷藏鬼的捉迷藏要开始了。
「魁……你打算放弃?」
支神你可能不懂,和鬼战斗绝对是送死的行为。
「……我要走了。」
我向支神道最后的道谢。
「……真的很谢谢你。」
再见。
「不可以!」
但是正当我打开房间的纸门时。
「绝对不可以……」
支神拉住我的手。
「不可以走。」
她一副已决定了的信心表情。
我甩开支神的手说着-
「鬼已经来了!我要逃走!」
已经没时间,我感觉到鬼正在附近。
「那就跟我来!」
「去哪里?」
支神再次捉住我刚甩开她的手。
「一个没有迷藏鬼的地方。」
[ 此帖被saito000在2010-10-21 01:56重新编辑 ]
离线saito000

学籍: 诚林学级

性别: 妖生

发帖: 47『1』帖

天河币: 861 枚

学分制: 25 分

奖学金: 2 元

声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27%

日志数: 3 条 [发表]

粉丝数: 8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0-10-21

第三章 神器

正当我们走出房间后,跑到后院转角位置时候迷藏鬼已经隐藏于黑暗影子并跳出来偷袭我们。这偷袭方法已经尝试了不少次。算是迷藏鬼惯有手法。然而,应该是吓不到我,但是有地方却吓到我了。

「呜哇-!」
支神她差点被迷藏鬼攻击,幸好我立刻把她拉到自己身边。
「为什么你可以看到迷藏鬼?」
而且迷藏鬼为什么也攻击你?正常情况下迷藏鬼不会攻击不相关的人。
正当支神想回答时,迷藏鬼飞扑过来。
「小心-!」
看来没时间多说话了,我直接抱起支神闪开迷藏鬼。
「呜,对啊,总之先逃,去那边!」支神红着脸说道。
「咦?你的脸好红,那里受伤了吗?」
「不要说话-!跑!跑!跑-!」
好,好,我遵照支神指示以全力跑起来,迷藏鬼也在后头跟着不放。
拉开一段距离后,突然之间身后迷藏鬼的气息变得不同,感到在意的我回头望向迷藏鬼。
「不好,迷藏鬼开始分身。」
这也是迷藏鬼惯有手法,以数量来压制猎物。
使得我更加加紧脚步。
「给我跑快点!」从刚才后,支神说话变得只有跑。
「你别说得这么轻松!」
「你的意思是我很重吗?!」
说完后,支神用手打算推开我。
「不要动!我很难抱住你啊!」
「谁要你抱-!」
「好,你想死吗?!看看后面!」
迷藏鬼已经分身成无数只在后头追杀我们。
「啊啊啊啊!!!」
迷藏鬼好像在回应我们一样大喊起来。
「笨蛋魁!快点-!」
最后还是跑啊。
不过很快地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就是这里!」
在我怀中的支神伸出手指向-
这里是?!
眼前所映入的是一间神殿,四周围布满石头,不过明显看到石头是人为而放在这里,因为每个石头沿着地下的线而围绕神殿形成了圈圈。

「快点跑到里面!」
「收到!」

迷藏鬼也一样追过来。
但是在后头迷藏鬼突然大喊起来。
「啊啊啊----!」
好奇心下我们转身,看见的是迷藏鬼正被看不见的墙阻碍而怒吼。它的分身也开始化为黑烟消失不见。
「咦?发生什么回事。」
「呼~结界奏效了!」
结界?
「嗯,魁你看四周的石头。石头上绑着“注连绳”形成结界,所以迷藏鬼是进不到结界之内。」
「但是结界会不会被破坏?」
因为我看到现在迷藏鬼正狠狠挥出长手臂敲打结界。
「放心,没可能!」
支神她露出信心十足的表情,该不会是她布下的结界吧?
「好了,魁我们进大殿吧。」

进到神殿,更正是大殿。记起来大殿是指神社的第一殿,而第二殿,则是拜殿。拜殿是让信徒祈祷和参拜,而大殿里面收藏了神社中最神圣的神器-名和咒两把双生双刀。以上,录取于我记得的支神神社录文献。

「好多房间……」
在每个房间两旁的蜡烛灯光下我们向前慢步。
大殿里面设计很奇怪,我们每前进一步,便要打开另一间房间。而且每个房间四周也有纸门。
「因为我们要到的是放有神器的重要地方。不好好保护可不行……」
嗯?支神她说到保护时候,语气有点沮丧。
「事实上,神器有一把不见了。」
「被人偷走?」
「因为某事件而消失不见。」
看来不能外说。
支神又打开了另一间房间向左走。
「嗯……话说我们要去哪?」
「到父亲那里去,我们要拿神器。」
神社中的神器可以随便拿出来用吗?我在文献中基本上拒绝别人使用的。
「没错,所以我和你才要到父亲那里说服他给我们啊。」
「只要有神器在,我们就可以对付迷藏鬼。」
文献中也记录了神器的来头,在以前支神道曾经用来砍杀鬼的双刀。现在还残留当时支神道的阴阳师力量。
「难道早上时候你已经打算这样做了?」
「嗯嗯,我说的有事在身,就是指这件事。不过我花了不少时间才请求到父亲布下结界的程度……」
原来结界不是支神布下……
「支神父亲原来也是阴阳师?」
「正如你所想。父亲名字是支神一佐,目前神社中最高领导者。顺便说我是未来的神社下一位最高领导者。」
支神又打开了另一间房间的右方纸门。
「果然你也有阴阳师的力量呢。」
「…………还可以」
看来是不强的样子。
「没什么,只学会了令别人昏倒的能力,但是足够把你杀掉的力量而已。」
对不起,看来是很强的样子。
在我们边走边聊天,不知不觉已经来到终点。
「终于来到最后一间房间。」

这房间不像刚刚的房间四周也有门,气纷上也大为不同,是因为在这房间前方大门后有着神器的关系吗?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假若汗水不小心沾到地上,一定会被房间的神圣感觉而自我责怪起来吧。

「你再不走,你的血便会不小心沾到地上,而责怪自己。」
「好-我们进去吧!」

打开大门-

「这才是大殿该有的样子。」
果然是放有神器的地方,空间很大,甚至有种比在外面看大殿时更加大的感觉,难道是施了法术吗?
然后迎接我们的是老管家。
「大小姐,又来借神器吗。」
老……管家?他换上了阴阳师的服装。原来老管家也是阴阳师。
「父亲呢?」
「在等待大小姐,请进去。」
老管家向后指着那边,又是一道门。

再打开另一道门-

长而阔的通道映入眼中,果然这里没有真实的空间感。
「支神,到底还要走多久?刚才不是最后的了吗?」
「忍耐一点。」
我不太喜欢留在这里,因为逃走起来完全不知道去哪里才好。
「说起来,那个该死管家又出现了!」
我可记得是他把我困在藏书馆。
「呵呵~」
「为什么要笑呢?」
说不定支神也不喜欢老管家。
「到了。」
眼前一遍光芒。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眼睛适应环境后,出现的是五芒星下的祭擅和一位穿着阴阳师服装的男人。他手上拿着一把短刀站在祭擅中心。肯定的说他就是支神一佐。

「………」
他的视线明显看着我。直觉说他是看到我的。既然女儿看到我,父亲就更加不用说。
此时,支神开口。
「父亲。」
「………」
支神一佐从刚才已是一副凝重的表情。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似的。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接下来就是要从他手上拿神器。但是……看他样子得出接着拿神器不会太顺利。
「……麻寻,“名”就在这里。」
他伸出神器“名”,却又收回去。
「我已经说过了,“名”不能随便使用。」
早上时候他一定跟支神说过了不少次。
「只不过是借给我而已,有必要坚持规条到底吗?!」
「规条就是规条,谁也不可能打破。即使是我的女儿。」
「偶然打破一下也无所谓!」
是啊,规条就是为了打破而存在。
「这可是神器“名”,神圣而最高无上的存在。麻寻你应该知道的吧。」
「触犯神社之物可会被处火刑。」
「……」支神无言以对。
支神也和他一样,有各自的坚持。
在这里放弃的话,一切就真的完结了。是我的话,一早放弃,然后逃走。因为逃走不好吗?比起坚持没可能做到的事来的轻松。
但是……支神她。
「我不会放弃-!绝对不会放弃,即使会被处火刑。因为终于……终于给我找到他。」
支神她看着我,然后又看着她父亲说道。
「……」支神一佐没有说话。
刚才的话「找到他」是指我吗?还是迷藏鬼?支神你果然隐藏了不少事。我是知道的,由一开始小河的时候,藏书馆的时候也是。你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被处火刑也无所谓?」
支神一佐向她询问决心。
我望向支神,她也看着我。
「无所谓。」
支神有必要这样吗?我和你只是认识一天的路人而已。
但是……她却赌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而我也可以像她一样赌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吗?
「不,会被处火刑的是我。」
不放弃,不逃走。
「谁也不用死。」
支神把自己的命换取神器我是绝对不会原谅她。
「我本来就是个不存在的人。」
我不能逃走,逃走了的话,支神便会死。
所以我也不放弃好了。
「……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很清楚。」
我伸出手,伸向支神一佐手上的神器“名”,并拿起。
「……是吗?这就是你们的决心吗……」
「哈哈哈哈---」
突然支神一佐大笑。
「我很高兴。」
「你们真的成长了不少。」
他刚刚的坚持完全消失了,换来的是一脸快乐和感动。
「什么回事?」
我试着问支神。
「我也不知道。」
「好了,已经花了不少时间,“名”你们快拿去吧。」
但是……我们只知道的是成功了-!
「谢谢父亲!」
支神她笑着道谢。
呼~而我则是松了一口气。
咦--难道刚刚是在试验我们吗?
「有什么话等到解决迷藏鬼再说,好好加油吧,麻寻、魁。」
[ 此帖被saito000在2010-10-21 01:58重新编辑 ]
离线saito000

学籍: 诚林学级

性别: 妖生

发帖: 47『1』帖

天河币: 861 枚

学分制: 25 分

奖学金: 2 元

声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27%

日志数: 3 条 [发表]

粉丝数: 8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0-10-21

第四章 约定


 的确花了不少时间,现在是晚上十时正。之后我们拿着“名”走出大殿,迷藏鬼依然在敲打结界。
「啊啊啊啊----!」
迷藏鬼看见我们而怒吼。
为了安全我伸手示意支神站在大殿入口不要动。
然后我拿着“名”走到迷藏鬼面前。身材果然好高大,我只好仰视它,而它也磨着牙俯视我。
不过我只和它对上眼一秒……
迷藏鬼是进不来,我看着围绕大殿的地下线对自己想着。但是……
「………」我没有行动。
「啊啊啊啊----!」
只要挥出“名”,捉迷藏就完结了……
迷藏鬼一直怒吼,而且双臂攻击的目标改为我。
「啊啊啊啊----!」
我低下头……幸好有结界……
「魁,怎么了?」发觉不正常的支神在后方问道。
呼吸好像快要窒息……
哈……哈……哈……我找着胸口跪下来。
「不要……不要……」
会死的,绝对会死。
「……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迷藏鬼很强,而我则是弱得要死。
快要吸不到空气了。
「我在害怕……」
我在害怕它、我在恐惧它、甚至有感觉正眼对上迷藏鬼,我会被杀。
我后退了。
「……」
我没有勇气面对迷藏鬼。
我们已经拿了神器,结果还是徒劳无功……

五年时间,我一直逃走,一次也没有面对过迷藏鬼。即使被迫上绝境,我也绝对不会以正面对抗迷藏鬼而行动过。我在害怕它,只要我面对它的话,我一定会被杀掉。我放弃了,然后一直逃走。逃走不会苦恼,又不会害怕。
「哈哈哈--实在太棒了。」
逃走,逃走,逃走,逃走,逃走,逃走。
我对自己逃走技术有着信心。因为这是五年间一直训练着。
「我一次也没有想打倒迷藏鬼。」
即使有力量,但还是害怕。对,就像现在的我。
右手狠狠握紧“名”
「很可笑吧。」
呼吸已经好多了,因为我决定打算放弃。
「支神……」
我走到她身边,她没有说话。
「………」
正当我准备走回大殿,在她背后时-
「是吗,你要放弃是你的事,要逃走也是你的事。」
「但是,我不会放弃!」
「……!」
我没有看到她表情,语气却令我动摇不得……
「随便你。」我回头道。
支神没有回头,然而,她向着迷藏鬼方向跑起来。
什么?!
「支神你去送死吗--!」
可恶--!
「魁,我相信你。」
请别相信我……我很想拉住支神的手,不过我害怕得不敢动。
「随便你,随便你,随便你,随便你啊--!」
我双手抱着头,从手指空隙间,看到支神已经跑出结界。
「啊啊啊啊----!」
迷藏鬼改变动作,它不再攻击结界,选择追杀跑出去的支神。
就这样支神和迷藏鬼走出了神社。
我……眼白白看见支神送死?

「这样真的好吗?」
在我身后的支神一佐向我问道。
「……不用担心,支神她比我强很多……」
没错,对了,支神她在森林时候能追上我,她一定比我强。所以不用担心,她一定能逃走。
「但是你为什么露出悔恨的表情呢?」
「五年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人。」
五年前-?
在心深处的某记忆正在慢慢浮上来。
实在太像了,和以前那件事实在太像了。
「已经没有时间。」他提醒我。
到底是什么事?是什么呢?是什么啊-!
「你到底干了什么……?」
头很痛,是他唤醒了我的记忆关系吗。
……没时间再想了。
「可恶--!」
我握紧“名”向着她们刚刚方向跑去。

「在哪里?」
我感觉到迷藏鬼在哪里-那边是森林!
我拼命跑着,为了找到支神每一步也不能放松。
她……支神是知道我一定追上来,才做出这自杀行为。
她相信着我。
「既然不能逃走,就绝对不能放弃。」
绝境时候必有的心。
「支神你千万不要死去-!」
不能逃走,因为支神又赌上自己性命。
「所以,我会回应你。」

「不要---!」
但是当我跑进森林时,听到森林传出支神的尖叫……
太迟了,一切已经结束?
我停下来并跪地。
在心深处的某记忆开始涌出。
「可恶------!」
记忆在呼唤我。
我再一次跑起来-

我,末代魁居住在白朝小岛,我们家族代代一直在这座小岛生活。
「原来这里是我出生的地方……」
支神和末代两家的祖先由以前已经是很好的朋友。就这样,支神一佐和我老爸关系也是十分好,虽然末代家并不是阴阳师家族,但也一直保持着好友关系。所以由懂事开始,她已经在我身边-支神麻寻。
「麻寻……」
我们一直在大家身边,呼吸同样空气,经历同样的事情。
「要永远在一起……」
记得我们是这样约定过……
可是,直到那件事发生了-

当时十二岁的我。
「大叔,你说什么-!」
我找住支神一佐的手,要求他重覆刚刚的话。
「麻寻十三岁会被迷藏鬼盯上。」
「迷藏鬼是什么啊?」
当时的我对阴阳师和非现实这些事是抱有怀疑态度。
「这不是玩笑。」
大叔是认真的。
那么,为什么会被盯上?

「咀咒,起因在一百多年前,白朝当时发生迷藏鬼的怪异事件。」
这个有听说过,但是迷藏鬼是第一次听到。
「因为迷藏鬼是我们支神家的秘密。当时迷藏鬼在每个夜晚上,会把捉来的村人消除过去记忆,同时施加零存在感后而进行游戏狩猎。」
零存在感又是什么?
「零存在感你可能不懂。它能够把人类间断到另一次元。但是却还活在我们世界上,只是我们会变得看不见和听不见。好了,直到支神道,也就是我的爷爷,来到白朝之后打倒迷藏鬼。不过却因为打倒迷藏鬼关系而被它咀咒。」

「只要是支神家的人,十三岁时候必定被迷藏鬼咀咒。」

我清楚记住大叔说的内容并问道。
「……有方法可以解决吗?」
「现在只有被迷藏鬼捉住的人亲手打倒才可以。」
「现在只有?」
「因为爷爷已经不在。已经没有人可以把迷藏鬼打倒,即使是我也无能为力。」
也就说只有支神道才能解决……
因为麻寻是没可能打倒迷藏鬼……
太突然了,一切太突然了。
「麻寻她会死。」大叔一副放弃样子。
我不能接受,不可以这样,不可以放弃。
「不过……你有能力拯救麻寻。」
真的?!
「你有学习阴阳道的才能。」
既然被岛上最强的阴阳师这样说,之后我便努力学习了一年阴阳道。

很快地,我们迎来麻寻十三岁生日。

时间是晚上十二时五十八分,离迷藏鬼到来还有两分钟。我们在大殿的门前布下结界。
「老爷真的可以吗?!」这名叫棹的老头向大叔表示反对。
死老头又来破坏我们,唯独他一直反对我们,明明大叔已经接受我们。
「就交给魁吧。」
大叔看着我们。
「……呜。」
在我身旁的麻寻露出害怕表情,是因为知道迷藏鬼要来的关系吧。
「麻寻不要害怕,我现在可是岛上最强的阴阳师。」
你就由我来保护。
「嗯!」
我握紧了麻寻的小手。
「我们会永远一起……」

零时零分。不会有错误时间的电子表上清楚显示。

「来了。」我感觉到。
「啊啊啊啊-----!」
在结界外,一道影子变成生物。
麻寻握紧我的手,手心的汗上传到我的手上。
不用害怕,很快便会结束。
「这,就是迷藏鬼?」我向大叔问道。
「没错。」
那么……要开始了。
「麻寻不要胆心。」
我放开麻寻的小手向前走上。
保持在结界以内,我试着向迷藏鬼沟通。
我仰视着迷藏鬼。
「迷藏鬼。」首先必需呼喊鬼的名字。
「啊啊啊啊-----!」
怒吼过后,「……汝是谁。」它也俯视着我。
「我是来消灭你的人。」
迷藏鬼立即向我挥出拳头。不过没有成功命中。
「可惜啊,你看有结界呢。」
「混帐--!」
虽然物理攻击挡下了,但想不到被迷藏鬼的怒吼攻击。
「好危险啊。」我手上的水晶瞬间展开另一个结界。

一年里,我一直在藏书馆居住,不眠不休学会了藏书馆一半的阴阳术。

「就是为了今天。」
「有趣,支神道已经不在,竟然还有这么有趣的人类啊。」
「哈哈哈--」
感觉到迷藏鬼好像迎刃有余。
「看来你很有信心会没事呢。」
我试着挑衅迷藏鬼。
「没错。」
迷藏鬼伸手捉住我的手。
怎么会?!
「自大则轻敌。」
说完后迷藏鬼使出拳头把我打飞。
「呜!!」好痛--!我擦去口中的血丝。
身体狠狠摔到地面,使得我暂时动不了。
「魁--!」
麻寻离开结界跑到我身边。
「笨蛋!别过来-!」
迷藏鬼会捉住你!
「你才是笨蛋!笨蛋魁!笨蛋魁!」她哭了。
快点回去-!我看向大殿那边,大叔和老头早已经躺下来。在我不知道的一瞬间,迷藏鬼已经打倒了他们。
它慢慢走近我们。不好了,事情变得不妙。
「我们快逃!」我握紧麻寻的手准备逃跑。
然而,麻寻却没有跑起来。
「麻寻--!」不要哭。
「我不要再看到魁受伤了-!所以,所以,我一个人去死就好!」
「别说傻话!!别放弃啊!!」
「麻寻!你要放弃是你的事,要逃走也是你的事。」
「但是,我不会放弃!」
我希望令你明白现在放弃实在太早了。
「逃吧。」
我强行拉住麻寻逃出神社跑到森林里。

「哈哈哈--逃吧,逃吧。」迷藏鬼在后头不断笑着。
由刚才我和迷藏鬼对决已经分清楚我们的实力,现在只有逃跑等待机会。

「麻寻……」她还是停不下眼泪。
我们在黑暗中不停穿插于树木之间。
逃跑速度越来越慢。
「快要到极限了……」
最后我们逃到小河。

「不逃了吗?」迷藏鬼一副失望样子向前靠近。
「别过来-!」
我们退后到小河的水流中。
「再让吾高兴点吧。」
迷藏鬼也踏入小河。
「哈哈--」边笑边靠近。
「你笑容很让人呕心,你不觉得吗?」
他怒了!迷藏鬼抬起手正想向我们攻击的瞬间-
「混帐?耍小聪明吗-!」
迷藏鬼全身被水龙围绕。
「结!」
我道出咒文,包围迷藏鬼的水瞬间结成冰块。
「自大则轻敌。」
式神水龙早已经隐藏于水中。
「送上最后一击吧。」我从腰间拔出支神家的神器“名”和“咒”。
「嗄-!」
迷藏鬼的头和身体分开,接着化为黑烟消失。
「成功了!」麻寻擦去眼泪开心说道。
「是啊,我说过了吧,不要放弃。」
「到最后我们不是活了下来吗--」
「是吗!」
--我马上反应过来推开麻寻,「啊-!」我又被迷藏鬼拳头打飞。
水花四溅,“名”和“咒”也脱离我手上。
「还没完!」
迷藏鬼快速跳起来,向我挥出拳头。
「啊-----!」打向我腹部。
身体再次直接吃下迷藏鬼攻势。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麻寻愕然了。
「咦……?魁--!」
「别过来……别过来…」
用尽身体所有力量从心底叫出 --
「快点逃啊--!」
麻寻你一定能理解我。
「可是,可是……」
她停下来没有向我走近。
「只要你不放弃……我们一定能够再次相见。」
「所以……逃走吧……」
我说完后,麻寻终于明白我的意思。
你要活下去……我抱紧迷藏鬼的腿,制止它行动。
「有趣,实在有趣!人类真是有趣的生物啊!」
而我则是死亡……

之后的事,迷藏鬼没有捉住麻寻,反而捉住我。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不认识的地方,失去记忆,零存在感。那一刻,世界改变了。
[ 此帖被saito000在2010-10-21 01:59重新编辑 ]
离线saito000

学籍: 诚林学级

性别: 妖生

发帖: 47『1』帖

天河币: 861 枚

学分制: 25 分

奖学金: 2 元

声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27%

日志数: 3 条 [发表]

粉丝数: 8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0-10-21

第五章 黎明般的结束

……失去的记忆到此为止,终于过去和现在的记忆接上了,我已经记起一切。阴阳师的我,拼死保护麻寻的我,还有那个不说放弃的我……
虽然记忆回来了,但是身为阴阳师的才能却没有回来。
「大叔将我的才能与记忆交换了吧。」
不过我感谢他。
因为!
「麻寻--!」
跑出草丛,看见迷藏鬼正在接近摔倒地上的支神。
我立即把右手上的“名”扔向迷藏鬼。
迷藏鬼瞬间闪开,向后后退。
我向支神……麻寻伸出手。
「逃吧,麻寻。」她没有事,实在太好了。
「……」麻寻没有说话。
「我来背你。」她一定是摔倒而扭伤脚。
「快点-!」退后了的迷藏鬼重新接近我们。
「糟糕,来不及回收“名”。」我强行在背后背起她,再度开始逃跑。
「啊啊啊啊----!」迷藏鬼也跟着我们后面。
逃走的话,迷藏鬼你现在绝对是捉不住我的。

「麻寻。」
而在背后的麻寻依然不说话,她不说话的原因我很清楚。
「我已经记起一切。」
她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
哭泣声。
「不要害怕。」
以及她身体传来的发抖。
「我回来了。」
「……」
「所以请不要再装作不认识我。」
由我们在小河时候,麻寻已经决定了把我当作陌生人。
「……」
假若,五年前本来算是死去的恋人突然回来了,你会有什么心情呢?当然是开心得流泪才对。
但是,「我竟然忘记了你。」
回来了的人却已经记不起你的话。
突然出现的希望将变得异常残酷,该开心?还是伤心?
「你会原谅我吗?」
麻寻以行动抱紧表示。
「我不会原谅你……」
因为麻寻的努力我完全否定了。在藏书馆时候,她其实是想带我到藏书馆刺激我的记忆,而在更早一点时候……
「你一直在森林找寻我吧……」
正因为她不肯放弃,我们才可以再次相遇。
「……笨蛋!笨蛋!」
这时候麻寻终于忍不住,狠狠向我后颈咬了一口。
「笨蛋魁!为什么让我等了五年啊-!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吗?」
「对不起……」实在发生了太多太多事。
一段沉默后,麻寻紧贴在我身后说着。
「魁……你变了。」
你也是,我们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们。
「啊啊啊---!」
原因就是在后面的迷藏鬼。
因为它的怒吼声把我们拉回现实了,对啊,现在我们并不是享受重聚的时候。
「还真是烦人。」到底要追赶到我们何时。
「让一切结束吧。」我决定跑去森林外的另一边沙滩。
它-在呼唤我。
穿过森林来到沙滩,我马上跑到它的旁边。
「咦?魁这是?」
我的背包。
它也和我一样漂流到这里。只是我们目的地相反了。
我放下麻寻拿起背包。
「麻寻,请好好看着现在的我。」
把脸奏到离麻寻快要吻到的距离,看着她双眼。
「要一直一直看着我知道吗?」
「……嗯。」麻寻也看着我点头道。
它来了,我向后的森林望去,迷藏鬼终于赶上来。
迷藏鬼踏入沙滩。
「好久不见,迷藏鬼。」我闭上双眼,到现在我还是害怕直视迷藏鬼。
「啊啊啊--!」感觉到它没有即时扑上来。
此时,迷藏鬼的气息有所改变。
「哈哈哈--放弃了吗?」
这怪物一直没有认真,由五年前捉迷藏开始它便没有说话,它认真的话,我早在五年前死了才是。
「怎么了,害怕得不敢看吾吗?」
因为它的目的是……
「五年来你也玩够了吧。」
「吾可是还没满足。」
「不过汝是捉迷藏之后第一次面对吾,实在很有趣啊,汝打算做什么?」
「消灭你。」张开眼睛同时把背包中的它拔出来。
我已经不能放弃,逃跑更不用说!因为麻寻在看着我!
「以“咒:”来消灭你!」
「嗄-!」正面挥刀,划出一道闪光。
被闪光所击中的迷藏鬼被砍成一半。
然而,我的攻击还没有停止,打侧身体把重心靠后,向身后横挥了一刀。
「汝这混帐-!」迷藏鬼分身全化为黑烟。
又是分身,我已经不会再犯同样的错。
「我可不是以前的我,你以为我在五年间除了只懂逃跑,就没有其他了吗?」
五年里,我可会学会了很多知识,剑术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从来没有对你使出来而已。」即使有力量,我也从来没有向迷藏鬼攻击过一次。
「你是不是太轻敌了?特别是把“咒”给我。」当时在我醒来后,身边还放着一把短刀。明显是迷藏鬼给我。
自大,对自己力量充满信心。和以前的我一样。
我回头看着麻寻,她也注视着我。
「迷藏鬼,我已经不会逃走,哪里也不会去。」
因为麻寻在这里,我哪里也不会去。
转身望向黑暗的森林说着。
「真想放弃啊,然后逃走。你说对吧?」
它一直躲在森林。
「自大则轻敌,汝也一样。」
迷藏鬼慢步走出森林。
「汝看看吾手上的东西。」
它手上也和我一样拿着短刀。
「快点扔掉“名”!」
这家伙拾了刚刚被我扔掉的“名”。
「这样才公平吧。」
「在你身上用不上公平--!」
我握紧手上的“咒”冲向迷藏鬼。它也做出相应动作向我冲来。 「嗄--!」连续挥出二刀击向迷藏鬼,同一时间,它把刀身做出防守。两刀互相碰撞发出火花。
它挡下来了!我只好压低刀身和迷藏鬼比拼力量。
「哼-!」
迷藏鬼真的很强,正面交峰果然没胜算。
「让吾更加高兴吧!」
它突然加大力道,结果我抵消不住,向后摔倒。
「有破绽-!」在我没有重整架势前,迷藏鬼快速跳到我身上准备向我挥下时--
「不要碰魁!」
「汝?!」
麻寻撞飞迷藏鬼……迷藏鬼摔下了?!
「你不要命吗!」我马上站起来拉开麻寻退后。
突然,麻寻挥出手--
痛-!我摸着脸颊。麻寻?
「笨蛋魁听好……」麻寻握紧我的手。
「你并不是只有一个人,你还有我……」
「……」是啊,我忘记了还有麻寻在我身边。五年来我只靠自己一个人生存,不依靠别人,完全靠着自己双手直到现在。但是……麻寻她提醒我了。
「谢谢,我好像清醒了。」
说不定能行。
「我们开始反击吧。」把手放倒麻寻头上。
「麻寻现在的你一定能够做到。」
「咦?!」她不太明白。
「消灭迷藏鬼。」那时候我没有做到的事。

「啊啊啊--!汝到底干了什么?!」是麻寻的能力影响。迷藏鬼从刚才抱着头一直在沙上打滚,现在看来是回复了,它站起来。
「得罪女生下场可是很可怕啊。」
我把“咒”交到麻寻右手上。
「知道世界上最强的“咒”是什么吗?」
「难道,汝!!」迷藏鬼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虽然我失去了阴阳师力量,但是我可以来引导麻寻,导向神器中支神道留下的阴阳师力量-两把神器的真正力量。
「是“名”」没错啊,麻寻,迷藏鬼手上的“名”瞬间转移到麻寻左手上。
「吾不会被汝这样做啊--!」迷藏鬼向我们冲过来。
先过我这关再说。 「没错,只要是有“名”的东西,我们阴阳师就可以束缚。」
徒手向迷藏鬼攻击,它也挥出拳头击向我。
「正因为我们阴阳师能动用“咒”。」麻寻回答得好。
我闪开迷藏鬼挥出的拳头,并扑向迷藏鬼身上令它不能再前进多一步。
「放开吾-!」即使是一秒也好。
迷藏鬼立刻把我踢飞。还不可以!我找紧它踢向我的腿大喊。
「所以只要掌握“名”“咒”就是一切!」
「啊-!」迷藏鬼边打着我边拖着我移动到麻寻身边。就差一点了!
「这怪物名字叫什么!!快问它--!」不好,全身上下神经好像要跳出来似的。
「啊啊--!」
麻寻快点啊!!
「你的名字是?」麻寻手上的“名”和“咒”发出白光。
成功连系,我放开迷藏鬼,躺在沙上。
「汝--!」迷藏鬼停止伸手,双手抱头尽力制止自己说出来。放弃吧,你没可能制止,因为我们这边可是知道你的名字。
「迷藏鬼。」
「以“名”受“咒”!」
「啊啊--!」迷藏鬼发出痛苦声音,身体开始裂开。
「……吾将会永远咀咒汝们--!」随着它最后的说话一同消失不见。
如果还有那时候的话,你即管来吧……
[ 此帖被saito000在2010-10-21 02:02重新编辑 ]
离线saito000

学籍: 诚林学级

性别: 妖生

发帖: 47『1』帖

天河币: 861 枚

学分制: 25 分

奖学金: 2 元

声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27%

日志数: 3 条 [发表]

粉丝数: 8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0-10-21

落幕 末代家的捉迷藏

迷藏鬼消失后一星期,我们肩并肩在沙滩上看着夕阳。
「魁,你的伤不要紧吗?」
「还好吧。」托迷藏鬼的福,我醒来时候全身被包扎起来。
「笨蛋。」
夕阳的光辉洒在沙滩上。
「记得我们经常偷偷在这里看夕阳呢。」
「嗯,那时候因为偷偷出来,不知道被父亲骂了多少回。」
「是啊。」那时候真的很快乐。
之后麻寻没说话只是呆呆看着夕阳,她现在在想什么呢?
我也只好看着已经一半沉到大海的太阳。五年没见了,想不到我和麻寻可以在这里再一次一起看着夕阳,我应该要感谢谁把我们分开后,又擅自把我们回到一起吗。但是当我们回到一起时候,我们已经改变了。已经不是以往的我们,样貌、性格、气味,改变得像陌生人一样。
虽然时间令我们改变了很多东西。不过我可以肯定的说,在我们心中一定有一样东西未曾改变过。所以假若以后再有谁来破坏我们的话,那么,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只有一件事。
「支神麻寻。」
「所有事已经结束了,不过对于我来说还有很多很多事还不可以结束。」
「嗯?」麻寻不太明白我的意思。
「五年间我不断逃走,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
全因为迷藏鬼关系。
「看过很多很多不同的人,不同的事。」
我们才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我有很多的话想和你一起说。」
「不过,我说话很慢的,真的很慢,甚至可能会用上一生的时间。」
下定决心。
「不知道你也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听我说吗?」
我一个人一口气说完后,不知道何时麻寻已经红着脸双手掩着口。
她总算明白了我的意思。
「怎么了?」我伸出手擦去麻寻的眼泪。
她哭了。是高兴吗?
「我说你,还没回答我。」我在等待她。
终于她,麻寻向我伸出手,我也伸出手尝试抓住她,可惜,落空了。
然而,我感到脸上有人在抚摸着我。
「告白时候就不要哭了,胆小鬼。」
她又开口说了一句。

「我愿意。」

夕阳消失了,迎来的是我们漫长的夜晚,捉迷藏再次开始。但是这次的捉迷藏有点不一样,我们愿意当找的角色,也愿意当被找的角色。我们互相希望大家找到大家-在只属于两人的捉迷藏之中。


后记

谢谢看到最后的你!
就这样我参加了
第三季Gal Game文化祭  ~
[ 此帖被saito000在2010-10-21 02:10重新编辑 ]

学籍: 学园校长

性别: 女生

发帖: 10136『67』帖

天河币: 32 枚

学分制: 601 分

奖学金: 72 元

声望值: 570 点 [邀请]

经验值: 73%

日志数: 662 条 [发表]

粉丝数: 257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0-10-22
非常惊心动魄的剧情呢,构思很巧妙呢,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热烈欢迎作者来到天河!
离线天壤の火

学籍: 白坂学级

性别: 男生

发帖: 1289『0』帖

天河币: 0 枚

学分制: 37 分

奖学金: 19 元

声望值: 1 点 [邀请]

经验值: 66%

日志数: 66 条 [发表]

粉丝数: 73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0-10-22
你的名字难道是才人?
离线saito000

学籍: 诚林学级

性别: 妖生

发帖: 47『1』帖

天河币: 861 枚

学分制: 25 分

奖学金: 2 元

声望值: 0 点 [邀请]

经验值: 27%

日志数: 3 条 [发表]

粉丝数: 8 人 [关注]

学园校徽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0-10-22
被你發現了,也可以叫齐藤。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